李天命的啟示

開始重新拿起《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來看﹐怎料在開頭見到幾句李先生的名句﹐很久之前看沒有味道﹐今日再看才知是寶﹐因為當中幾乎每句句子﹐都能引用到這陣子氣死我的她身上。

 

自知無知﹐乃是智慧的開始﹔自以為無所不知﹐正是愚蠢的極致。

– 每次看文時﹐她都會有無窮無盡的問題﹐但當你解釋後﹐她會說「我知﹐不過……」﹐好比全房甚至全公司﹐沒有任可人可以outsmart她。

– 曾試過無數次﹐她著我去找些資料整sidebar講解那些我認為很簡單的事﹐她說「我不認識的﹐我想很多讀者都會不認識。」

 

偽裝高深﹐適足以暴露淺薄。

– 她教我們影相﹐因這是她的強項﹐後來還show了一張很靚的海鷗飛行相給我們看﹐說公司的機可以做到這效果﹐我問「這是你拍的?」﹐她說「我在nikon網download的。」

– 她說她喜歡行Bayview Village(市內較hi-end的商場) ﹐但她卻不懂Betsy Johnson﹑Stuart Weitzman等牌子。

 

迷糊的言語並不反映高深的思想﹐迷糊的言語只反映迷糊的腦袋而已。

– 她喜歡反對﹐但永遠提不出論據﹐更別說要她給指引﹐一星期過去後交文時﹐「總之唔係咁﹐你諗掂佢啦」是她的金句。

  

錯亂的言辭通常一無是處—除了用來舉例:舉例表明什麼東西除了用來舉例就是一無是處。

– 開會時她會很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寫過稿﹐喜歡每次提一提大家「我咩稿都做過曬﹐例如寫蘭花﹐我當年寫完後個蘭花展好多人去!」﹐還有那篇笑大人個口的RRSP稿﹐她拿出來做教材﹐這些全是最好的舉例﹐她從來不知道出面無人識她的大名。

 

自相衝突的說法﹐就像用鬧鐘來叫醒自己吃安眠藥那樣滑稽。

– 她叫人不要求就手找受訪對象﹐其他部門找歐慕啟(一位樂於接受訪問的社工) ﹐唔得﹐她愛錫的那位同事找﹐沒問題。

 

這個她是誰﹐應該不難猜﹐看完這些金句﹐我明白﹐一個不知因為沒腦而不能思考﹐還是有腦但覺得自己不用思考的人﹐既可惡﹐亦可憐﹐可惡來自對方的不講理﹐可憐﹐因為這些人一輩子亦不會有進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