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前

這陣子想寫的東西多的是﹐但卻缺乏舉起支筆的動力﹐看得最心涼的阿扁洗錢案﹑最激動的香港立法會直選﹑最令人覺得多此一舉的國會解散﹐這些都不是「無感」之作﹐但就是腦袋裏即時閃過很多感想﹐過了一會就懶要寫出來。

對於工作的無力感﹐希望能在這3星期的假期後好轉﹐心知再這樣下去﹐我會開始退步﹐那天和同事談電話﹐知道一些上司說過的話後氣得我面紅耳赤﹐「奈我有多愛這個job nature﹐我都有底線﹐而這個人正不斷踐踏我的底線﹐看看什麼時候反枱而已!」

周末出席一個婚宴﹐談起在香港找工作﹐新娘問我真的捨得走嗎? 我聳聳肩﹐或許到了這個時候﹐再沒有什麼捨得不捨得﹐再蹉跎多幾年﹐年過三十才來分開﹐到時回港找工又不夠班後生爭﹐留在這邊我又絕不想到最後只能做個周刊編緝﹐這不是我的終極目標﹐所以留在這邊真的沒甚意義﹐最不捨得的﹐還是那3隻可愛的寶貝﹐其他的﹐都仿佛是次要。

不過說真的﹐要找一份工談何容易﹐又想走又要懶﹐這樣怎行……昨天和四叔傾電話﹐說起他會來接機﹐接機後第一件事我想做的﹐是去探小偉﹐婚宴那天早上我正在挑選戴哪條頸鏈﹐看著一小堆Tiffany盒﹐我對他說﹐我的第一件Tiffany飾物﹐是拉叔買給我的﹐接著我說了句我很掛念他﹐眼淚就如泉湧般湧出來﹐坐在走廊哭個死去活來﹐本身關上房門的弟弟走出來查看﹐知道我為什麼哭後立即擁著我﹐用他最溫柔(即嘔心)的語氣叫我別哭﹐我真的很掛念他﹐兩年了﹐他仍像沒有離開過我那樣﹐印象鮮明﹐爺爺﹑他﹑四叔和弟弟﹐才是最疼我的男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