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認老Part 2之切勿撈酒

除夕日一起床,已知這將會是有麻煩的一天。
從邁亞密回來後好像沒怎樣夢見過的人及劇情,又再在臨醒的夢中出現,那是極糟的感覺。
打電話給香港的前度發嘮叨,他和女友在家弄西餐吃然後一起溫書度除夕,和他說了一會,當然被他笑了一兩下,最後竟變成我和他女友的聲討大會,現任和前任一起大數他的缺點,講到他借故行開,最後還三個人一起倒數,我都真的唔通氣…哈。
連計我七人一起倒數,酒和食物一樣多,生蠔(特意叫朋友買我愛吃的Kumamoto)、魚生、沙律等,我亦落手煮了蜜糖雞搥,九時過後才開飯,我亦終於弄到最愛的bellini(這個會另外再講),吃完飯已是十一點幾,大家真的圍著電視機,每人拿著一杯酒(當然是用我新買的Riedel杯!),看紐約Times Square的倒數,跟著喊十、九、八、七……YEAH!
倒數完畢戲肉開始,家中一向有準備骰及啤牌等東西,吃飯是喝bellini,倒數時喝白酒(到第二杯時加了點Sprite),玩大話骰時則飲有vodka同唔知咩酒的cocktail,玩到三點左右,知道自己醉醉地,和香港的朋友whatsapp,其中香港的前度正在茶樓歎茶,還在笑著對比有多大。
眾人在四點前離開,打給又正和女友溫書的他談了幾句,最初還在笑的,但記不起是哪句說話哪個時刻觸動了神經,突然哭起來,還要是停不到的哭,是將抑壓宣洩般,那感覺非常糟,好像之前所做的一切,所去的旅行,所以為做到的事,原來全部是自欺,用很多時間心機蓋著的東西,就在飲大兩杯的情況下偷走出來,幸好掛線後還未停下來的自己,沒有失心慌得再做其他失儀的事。
今日和友人談起這事,她狂笑一輪,說我酒後失控,我說以前我喝醉會睡著,是今次才這樣,老了,以後還是別這樣撈不同的酒來喝,雖說一年才會一、兩次,但失禮總是不太好。
不過今早絕對準時起身回電台,明天又番早班,今晚,一定一定要早點上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