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路程

Queen & Dundas

上周的工作安排好像有點跟自己開玩笑般﹐最體虛的日子﹐卻要早上接下午出外採訪﹐就算多不想出聲﹐只想靜靜坐下做點事過一日就算﹐對著一對校長﹑老師﹑小朋友兼大廚﹐只好繼續擠出對外必須要的笑容。
剛過去的周五﹐要去一個地方拍照﹐對口的政府部門說我要找的東西﹐會在A街或B街找到﹐但對方卻不知確實地點﹐就連在街頭還是街尾都不知道。
又來賭運氣的時間﹐不好彩的話要去勻兩個地方遊勻兩條街才找到那東西﹐之前一晚臨睡前已決定會先去較近的A街﹐一起床望到街外有飄雪﹐唉﹐早兩天留在公司就沒雪﹐一要出外工作才來下﹐真掃興。
四十分鐘後出門﹐雪越落越大﹐車越開越塞﹐邊開車邊希望這只是「過雲雪」﹐一來怕站在街上拍照會再冷親又病﹐二來怕太大雪會影響到照片的效果。

唐人街

幸好過了20分鐘左右﹐雪開始減少﹐路經The Tampered Press雪更已停了﹐門口又正正有泊車位﹐可以跳下車先買杯apple cider暖暖身子。
再開10分鐘車﹐途經一個喜歡的舊區﹐邊開車邊看兩邊的特色小店﹐很多漂亮的燈﹐看得自己的心情都好起來﹐和暖的日子在這個小區閒逛﹐必定會是開心的事。
終於來到A街﹐轉入街口前心裏叫了句﹐希望不用碌足兩條街﹐一轉入去﹐YEAH!!!要找到東西就在前面﹐趕快找個地方停低車﹐跳落車拍照﹐done。
出門前還打定輸數﹐預備好要站在沉風大雪中工作﹐最後卻是出乎意料的順利。
記者算是超等運到的工作﹐每周數個deadline﹐麻煩的話要找數個對口單位數個地方﹐還要是全撞彩﹐找不到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甚至講句沒辦法要另謀對策。
路上呷著暖暖的apple cider﹐不禁想起大家的生活都是這樣﹐有一個目標卻沒有肯定的路線﹐可能要走很遠才能找到想要的﹐可能只要轉個角就能遇到﹐更有可能找完一輪結果卻是中空寶。
我們不能預知路線是怎樣﹐只能在這未知的路程中﹐盡量鼓勵自己繼續行﹐又或者多做點東西哄自己﹐讓自己在負能量最少的情緒下繼續行程。
這是一個撞到彩的拍照經歷﹐但願其他想找的﹐都會在不遠處出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