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能及的Dining Experience

星期六去了Hiro﹐情況可以的話﹐總會希望可以一個月去一次。
由去年底到今年初﹐每次見到他﹐他總會問﹐「Jackie, what happened?」
不是問我的自身﹐而是他的生意。
他說一月生意欠佳是慣例﹐所以他今年把心一橫關店放假﹐回日本及去了上海﹑清邁等地方探朋友﹐但他說踏入二月到現在三月﹐生意還是不太好﹐星期五晚還要很靜﹐我只能說今年大環境都是這樣﹐和一些小店傾過﹐那些老闆都是呻到樹葉落。
看見他的「的水」欠缺修煎﹐還要留了鬍鬚﹐和往時必定整齊簡直是判若兩人﹐想他的心情應該不太好。
我常對他說﹐「你千萬別這樣早退休」﹐在這店吃飯的舒適度﹐真是其他餐廳不能媲美﹐首先Hiro有很好吃的醃魚﹐單是三文魚就有醃加煙兩種﹐還有smoked butterfish和我至愛的marinated tuna。
另外他的飯的溫度及酸度拿捏得非常準確﹐百吃百中﹐一向不愛飯的我﹐去吃omakase時一定會要全壽司版﹐全因他的飯做得出色。
食物好﹐應記一功﹐但令我最愛的﹐是和他之間的互動﹐以熟客來說﹐我是較生的那批﹐絕不是每周見他一次甚至多次那種﹐但他卻會記得我愛吃什麼﹐會記得我一定不要鮑魚﹐卻愛吃辣三文魚手卷及marinated tuna﹐最後一定要以煎蛋作結尾﹐還有不要加wasabi﹐這些都是他的細心。
不論是獨個兒去還是結伴去﹐Hiro總會和我聊﹐聊旅行聊其他餐廳什麼都傾﹐而坐在壽司吧的客人大多是熟客﹐大家彷彿因為同是fans﹐所以就是朋友﹐總會閒聊起來﹐就像昨晚坐在我身旁的是一對俄羅斯情侶﹐他們剛從巴黎回來﹐很掛念Hiro的壽司﹐期間那個男的聽到我和Hiro談泰國旅行﹐他就插嘴一齊傾﹐還大力推介柬埔寨﹐說那邊有很多歷史建築﹐足以遊覽很多天。
另外有一位日本男子來吃飯﹐他是從日本來的教師﹐每年都會來多倫多一次﹐探來到這邊讀書的學生﹐Hiro告訴他我愛拍照寫blog﹐他馬上說我下次去日本可以找他﹐他會推介很多又平又好吃的地方﹐還說很想去香港旅遊﹐但怕老婆會只顧shopping。
後來有一對中英混血姊弟進來﹐姊姊在香港應可做model﹐之後才發現她已有個17歲的女兒﹐而弟弟就首次吃Hiro﹐他一拿起餐牌看﹐那個俄羅斯男立即叫他要相信Hiro﹐他給什麼就吃什麼﹐之後望望我﹐我當然醒目一起附和﹐說這是我至愛的日本餐廳﹐只要信不要問﹐包你滿意﹐整個壽司吧超級熱鬧﹐Hiro就繼續切切(魚生)按按(壽司)﹐全部人超級開心。
無處能及﹐除了是食物﹐還有這種氣氛﹐多客人的時候﹐我可以和其他客人聊天﹐坐在壽司吧的人全都很有趣﹐每年找他一次的日本老師﹐家族經營pastries批發的俄羅斯男﹐還有之前見過的中年band佬﹐每隔一段時間就換女伴的唐人男人等等。少客人的時候﹐他會和我分享逸事﹐又會拿一些特別食材給我拍照﹐那晚他就告訴我﹐他當日早上和他的學生一起去了Collingwood一個農莊收割剛萌芽的大蔥﹐還笑說開車後才發覺自己忘了帶駕駛執照﹐流汗……
去這店﹐為他的食物﹐為他的故事﹐還為他給我的奇妙經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