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爽

有些朋友超愛李燦琛﹐由香港製造起﹐就算後來拍了數之不盡的爛片﹐對他的鍾愛仍然強烈。
對他一向沒什麼迷思﹐只覺他樣子怪怪幾好笑﹐僅此而已﹐但看了他最近的一個專訪﹐感覺很好﹐快人快語總會令人看得爽﹐就像到現在仍記得﹐跟黃秋生做訪問是最好的經歷﹐寸得來多嘢講兼好笑﹐正到爆。
就是這樣易呃的女生﹐看完李燦琛這個訪問﹐對他的喜歡﹐多了一點點﹐由輟學生到推生果到水電工﹐由凳青年到怒漢中年﹐由屋邨仔到潮服老闆﹐這怎能不是一個勵志香港仔故事?
說粗口又怎樣﹐言之有物便可以了。

唔 X係呀?!李璨琛 – 忽然一周單人訪

約了李璨琛在他位於旺角的街頭服飾品牌 Subcrew工作室做訪問,準點趕到的他,一進門就請我和攝影師吃朋友從台灣帶來的烈酒啫喱,呻這個八月有多忙:「一個禮拜幾個朋友結婚生仔,真係幾個堆埋一齊!下個禮拜又去台灣,有人擺滿月有人結婚,最後嗰個星期就去搞吉隆坡新鋪……咁就成個月爆晒!」然後 11月輪到他自己和相戀 9年的模特兒女友拉埋。
斯文了不到五分鐘,琛仔問:「可唔可以講粗口?」我說:「請便!」接下來的 90分鐘訪談,出現最多次數的是四個字:「唔 X係呀?!」
14歲中二輟學被老豆拉去果欄推生果:「盒橙仲重過我,唔 X係呀?」
21歲踩板被導演陳果發掘主演《香港製造》:「我做男主角?唔 X係呀?」
入行十六年拍戲百多部:「我真係一次茄輪都未打過!」這次輪到我們說:「唔 X係呀?」
大老闆大忙人去年失驚無神入無綫拍電視劇《怒火街頭》演社工,今年添食拍第二集,他也說:「搵我做社工?唔 X係呀?我照鏡都唔信自己得!」
要是你以為這一篇專訪的重點是李璨琛粗口橫飛,那就大錯特錯了。
我想說的是,從水電技工走到今天,把許許多多的不可能變成可能,李璨琛,你好嘢!

洗腦要靠 TVB
我把維基百科上列出的李璨琛電影作品從頭數到尾,一共 96部。李璨琛說,未計部分拍完冇影或是沒公開放映的福音電影,自己的電影產量其實一早過百:「以前冇得揀,要開飯,有得拍唔通唔拍咩? 𠵱家有條件畀我選擇,拍極都係嗰啲,做演員最怕冇得 upgrade,我選擇唔拍。」
「嗰啲」角色,李璨琛說的是自己演的最多最擅長的古惑、混混和街頭小人物。入行源於街頭、賣衫賣街頭服飾、定型又係因為街頭,李璨琛這種,正是成也街頭、敗也街頭:「當年喺灣仔踩板,陳果 𥄫咗我好耐,我幾寸呀:『係唔係想學踩板呀?係就勸你唔好喇,你唔同我哋呀,扽親手尾好長架!』佢一身爛 T-shirt、爛 Texwood牛仔短褲,著對爛拖鞋揹個爛布袋,我打死都唔信佢係咩電影監製。嗰陣時喺西貢地盤開完工,見佢公司喺海運,心諗貴嘢嚟喎,收工拿住把電鑽就踩上去,問我咩我都好寸,我愈寸佢就愈開心,佢哋就係鍾意我寸咋嘛!」結果這一做就十多年,一拍就百多部,李璨琛話有辣有唔辣,好處是不愁沒工開、壞處是做死自己:「我外形入曬腦,演員最忌做死一瓣,有時做戲,我自己加嘢落去,導演都唔肯收貨:『唔使啦,你做番之前咁得啦,搵你都係因為咁咋嘛。』」

近年做服飾生意做到跨國,大把條件推戲拒絕再行「古惑」,直到《怒火街頭》監製打來請他扮社工:「社工?我個個朋友都話:『唔 X係呀?你邊忽似社工?』我自己照鏡,都唔信自己可以做到社工。你知唔知,好多演員等咗十幾年就係等一個咁嘅機會。拍完事實證明,我得!出到街第一次聽到街坊話:『我以為你行古惑就得?,乜你做社工都得喎!』你唔好唔信, TVB真係可以洗到腦!」

李璨琛在藍田屋邨長大,中學派過海讀慈幼,中二上學期還沒讀完,就被班主任苦勸退學,請他好心把學位讓給愛讀書的同學:「老豆想畀我試嚇唔讀書係咩下場,帶我去果欄推生果。我一路推一路佩服老豆,咁就推咗一世、養大我哋五兄弟姊妹,一路話畀自己聽:『盒橙仲重過我,我呢世人做咩都唔要推生果!』但求離開果欄,跟咗個 friend個老豆學水電。」
十五歲開始在西貢村屋做地盤,李璨琛開工鑿窿派料拉電線,放工秤住個工具袋踩板睇戲:「嗰陣時死仔一個,返工冇責任感,前一晚飲大咗第二日一定唔會返。睇戲唔好睇就拿個螺絲批爛戲院張凳:『 X,都唔好睇嘅!』」所以他說一輩子感謝陳果這個伯樂,帶他走進電影世界,還讓他學會甚麼叫責任感、甚麼叫尊重。

「零二年,電影市道差,我亦都拍咗好多市場上所謂嘅爛片。俾人話爛片王,我唔開心架其實……但你又點會明白我嘅處境呢,唔使食咩?自己望嚇自己個樣,你話我生到吳彥祖咁,際遇唔好仲係拍緊啲行行企企就話啫,照嚇鏡睇嚇自己個樣,人哋冇工開時,我仲有幾部戲拍緊,幾好㗎喇。到真係冇嘢鬱,爛片都冇得拍,就真係愁啦!唔係窮咁簡單,係冇 hope呀!以前錢易搵,又鍾意玩、又鍾意飲,愛玩車又愛改裝,呢度幾皮嗰度幾皮,最緊要個勢,最緊要出嚟贏。需知道人充大咗,好難縮得番。係嗰一步先至去諗其他出路咋嘛……嗰個階段,換著第二個,由頭學過做衫真係未必肯,我唔係咁諗囉。每日瞓到黃朝白晏,食完碗麵上返樓,晚飯再約人食嘢,跟住諗去邊度飲,日日咁過唔掂喎。突然間個人撻著要搵啲嘢寄託,就咁開始咗我另一門事業。」

李璨琛說自己大情大性,看無綫劇都會喊到變豬頭,沉不住氣飲大兩杯就會罵人,好在 99年認識 LMF班兄弟,友情十多年不變,有的現在成了 Subcrew生意拍檔:「大家都係屋邨大,講句粗口都特別有 feel,我脾氣暴躁,上台同佢哋爆完粗,落台舒服曬……做生意,唔『小』得架嘛,一『小』就壞事永不錄用㗎啦。成班兄弟知我性格,一係事先同我 briefing過、一係出去傾嘢索性唔帶我,做人最幸運就係有班咁嘅團隊,大家熟悉大家性格,大家各自做番專長,咁好就係咁。」

百幾套戲都未打過茄輪
拍《怒火 1》,與「貞貞」陳敏之最多拖嚇手仔;《怒火 2》戲分加重與賈曉晨談情,李璨琛話照樣沒親熱戲:「人拍戲我拍戲,我拍咗百幾套戲真係一次茄輪都未打過,陰功!人哋做呢行,乜都試嚇,我呢?一眼睇曬,咪就係呢個同嗰個囉,點解唔試多啲呢?」
這一行就是這樣,有些人喜歡裝正經,自稱眼界高又要拼事業,內裏其實飢不擇食男女關係七國咁亂;有些人外表吊兒郎當又愛開玩笑,其實專一得很。入行十六年,前後只有兩段感情的李璨琛就屬於後者。去年,他在微博宣佈向 9年圈外女友 Pei求婚成功,兩人將在今年尾擺酒完婚。
「十畫都未有一撇,交曬畀太太搞。我太忙,淨係做咗套禮服,點知又肥咗。我俾人讚咗好多年 keep得到,都 37歲喇,個腩仔出曬嚟,要減喇!」

踩板玩單車打碟唱粗口歌, 37歲,李璨琛說自己的火開始收,晚上對住夜店班行屍走肉開始厭,開始喜歡釣魚與未來老婆享受寧靜,開始羨慕班老友同拍檔大講兒女經:「玩開嗰班,鄭中基、陳小春、王合喜,一個二個結婚有小朋友;拍劇聽阿廉講對仔女,佢話拍劇攰,返到去陪啲細路玩仲攰!不過又攰得好爽喎,佢哋講起小朋友上嚟,面上嗰種喜悅,真係形容唔到。我做咗咁多年,好好彩咁把握到一啲機會,留到一啲人喺身邊,又可以將唔少興趣變成事業,可以做嘅都做咗,下一步,真係好想有自己嘅家庭,唔係只得兩個人嘅家。」

爆粗可以,李璨琛其實說教亦可以。
雖然入行以來說過無數次,一有機會,李璨琛還是很喜歡回味被陳果發掘拍《香港製造》的經歷:「五個人用五十萬拍一套戲,真係講出嚟都冇人信。陳果係監製編劇導演又係司機,每日摣住架 van仔周圍去拍。全部菲林都係劉德華捐出嚟,人哋用剩嘅頭頭尾尾,拍幾秒就要換;我就擔擔擡擡自己拍板仲要駁埋電線,因為我係水電出身吖嘛……其實有邊個唔係由低做起捱出嚟?我都係捱過喊過低潮過先有今日。 而家啲八九十後,鬱啲嫌人工唔夠高、嫌政府冇幫,你要人幫,先諗嚇自己有咩幫到社會先啦!自己都唔了解自己有咩潛能,叫人點了解你?點幫你呢?」
誰說李璨琛不能做社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