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伴侶 – 阿寬明周專欄

她很怕見他。
但每次他打電話來,都經不起他的哀求。聽到他說很想見面,想跟她親熱的話,她便心軟。
儘管每次見面後她都會傷心一段時間,還是會被說服。
她明明不是那麼喜歡性愛,明知被他叫出去總是以一場激烈的性愛終結,她依然赴約。
要找一個上的男人太輕易,她拒絕過多個男人,有些比他年輕,有些床上技巧應該更好,她也有能力拒絕,偏偏他,令她束手無策,送上門被他玩弄。
被他佔有的感覺很不同,她不是聖女,跟他一起後,也與其他男人做過。不一樣的!她刻意去證實,確實如此。
他不一樣。
她也知這是她個人的感覺,很主觀,甚至不過是個人幻想,然而感覺真實。
她甚至比她想像中愛他,希望他不知道。
她很清楚,自己不過是他眾多SP(Sex Partner)其中一個。每次他的召喚,不過是為了性愛,可是他電話一到,她虛弱無力。
表面當然抗拒,最後還是任由擺佈,喜歡被他侵入,更喜歡是完事後的擁抱。
「你是我的,完全是我的。」在他未退出前她一再重申。疲倦的他只是含糊地「唔唔」幾聲。
事後很不開心,已告訴過他,他完全不理會,而且不聽電話,不覆短訊,直到他想要她的肉體。
「能用肉體留住男人,也不是太差。」
她跟同性朋友說過這話,被罵到狗血淋頭,說影衰女人。
「我覺得你只想跟我做!」她這樣對他說過,他居然沒否認,並說:「至少我一直想跟你做。」
她哭過。在他仍在她體內衝刺時,她哭過。沒阻止他享受。
她不過是他其中一個性伴侶。
可惜的是她為了愛他而讓他進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