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證明 – 阿寬明報專欄

她無論怎樣也很介意。
他在兩個之中,最後選擇了她,但她始終不肯接受他是因為更愛她而作出這選擇。
「我不過是比她更適合你吧。」她不止認為這樣,還說出口。
他既已選了她,覺得毋須再解釋。
往後的日子,過得不怎樣開心,她總是覺得他在想念着已放棄了的她。
因為傷害了那個她,他的確做出了一些補償的行為,但卻被看成是依然忘不了。
女人不會明白,當男人二選其一時,即使毅然作出了決定,人依然是有感情的,對已放棄的一方,感情不能一下子便消失無蹤,一定程度的想念與關懷,是難免的。
女人就算明白,也絕不容許她的男人這樣做。
她認為一旦作出了決定,就該絕情一點,頭也不回。
女人真的可以,男人很少做到很絕情,不是故作多情,是本性如此。
女人總是用自己的行為心態來衡量男人,當他所思所想所作所為與她想像不符,那便是他的錯。
有些事情,女人自己做不出,基於她個人利益時,她的男人一定要為她做得到。
她一直覺得他最愛的不是她,所以她後悔了。
「我應該做被你拋棄的那個,好讓你永遠想念我。」
他從不跟她爭辯。跟女人爭辯,根本是沒有結果的,在愛情這話題上,女人有自己的一套,男人的不過是狡辯。
要證明最愛一個女人,不能只用說話,只要仍與她在一起,必須用時間與行動來證明。
男人只要在女人面前犯過一次錯,就只能用時間和耐性來彌補,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