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男主角

很久沒試過期待無綫的出品,但我早在上星期開始,已想看黎芷珊的新節目,最佳男主角。
她訪問到的人幾乎全是我喜歡的,令人想不到的,並非她是何鴻燊的姪女,而是除了鄭伊健,陳小春(oh.. 即是浩南山雞都食勻……)和梁家輝(my favourite!!)都是她的舊愛,低調的她原來才是一等一的食家……
從她近期的出鏡率,明周忽周都訪問了她,這是人氣的指標,兩個都蠻好看,不過還是明周那個的後記有驚喜,談到原來在她離開過無綫的兩年間,王晶曾找她拍電影,但估不到竟然是拍滿清十大酷刑,還要是飾演翁紅的角色,要脫要露點。
她最後沒有接拍,問王晶為什麼要找她,對方說「兒童節目主持做這件事,等於譚玉瑛姐姐拍這種戲,你不覺得好震撼嗎?」
笑死我。

我們的女主播 黎芷珊 (忽周單人訪)

「這個節目其實好嘔心瀝血,我都不知碌了幾多人情卡才做得成!」
她訪問的人都是城中最高調的藝人;她自己,卻低調得可以。何鴻燊原配夫人黎婉華是她親姑姐,影帝梁家輝和古惑仔始祖鄭伊健皆是她前男友。梁朝偉會跟她食飯吹水;想找地方 hea,她可以直接踩上謝霆鋒屋企。
「我知道自己性格,不是做天王巨星的料子。能夠獨當一面做娛樂主播,已經好滿足。」
黎芷珊說罷嫣然一笑,頗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容的感覺。
她,其實很有氣派。

真正的識於微時

叫黎芷珊數數將會出現在她節目內的「男主角」,我聽得目瞪口呆。
「劉德華、梁朝偉、 黄秋生、劉青雲、吳鎮宇、任達華、梁家輝、張家輝、鄭伊健、任賢齊、謝霆鋒、曾志偉、成龍。原本還有甄子丹和吳彥祖,他們都答應了,只是沒料到我一晚播一集這麼快,檔期就不到,很可惜呢!」
據了解,這節目原本安排在周末播,但當無綫看過以上名單後,知機不可失,轉為閒日播出。黎芷珊的江湖地位,可見一斑。
「自己入行差不多三十年,很多藝人都是識於微時,我最強的地方,就是這些人脈。年紀大喇,很想做點事,對自己有個交代。」
黎芷珊的人脈關係,不是一般娛樂主播能比擬。她說的「識於微時」,是真的識於微時,甚至是童年時。她有四分一葡國血統,原名 Maria Luisa Leitao,來自澳門顯赫家族。祖父黎登是葡國人,是律師和澳門當時唯一的公證師。何鴻燊原配夫人黎婉華是她姑姐,她自小叫姑丈做 Uncle Stanley。
「過年有去 Uncle家拜年,但姑姐因為早年發生了交通意外,記性一直不太好。她應該記得我爸爸,但我想未必記得我。」
爸爸在信德船務工作,跟黎芷珊玩得埋的,反而是 Uncle Stanley二房的幾個表姐妹。
「我跟超蕸同年,我們又讀同一間中學,是由細玩到大的死黨,跟大家姐(超瓊)和 Daisy(超鳳)也很熟。我們之間的相處一早已沒有講甚麼『親戚』,大家只會叫對方名字。」

是有點優惠

黎芷珊在香港土生土長,除了身份證上從來沒有中文名外,自覺跟一般香港小孩沒有分別。她讀銅鑼灣名校聖保祿,愛玩愛唱歌,是校中常被罰留堂的風頭躉。十六歲,與另一同學上山詩鈉蒲中環名牌 Disco DD,認識了剛拍完《火燒圓明園》的梁家輝。
「他還和我去看《垂簾聽政》的首映呢!我們拍拖都是去 Disco多,那個年代興嘛,又不一定跳舞,總之就在裏頭 hea。家輝大我九年,他後來跟我說,感覺似湊女!」
三十年前的舊事,永遠有種微妙的情意結。兩人拍拖只有年多,後來卻成了一世的好友。
「感覺幾得意,好像很熟,但同時又很遙遠。很多年後我做娛樂主播,有次他趕住走,我在背後拍他,請他跟我做訪問,他回頭看見是我,便笑說:『係你呀?想唔做都唔得啦!』我的確是有點優惠的。」
十八歲,經音樂人安格斯發掘,與陳慧嫻和陳樂敏推出唱片《少女雜誌》,走清新路線。
「陳慧嫻當時在學界已很有名,我們歌藝拍馬都追不上,都知自己只是陪襯。無所謂啦,反正沒想過要做甚麼。」
這時父親心臟病過身, Uncle Stanley很照顧她,安排她入無綫。
「 Uncle好有情有義,很多事他根本不需要做,但他都會做。我很記得有天陳慶祥(八十年代無綫總經理)的秘書打來,問我想做甚麼?我後來才知 Uncle幫我搭路,他想我有份穩定的工作。」
就是這樣,黎芷珊入了無綫的《 430穿梭機》。很快,第二位「男主角」鄭伊健出現了。
「我們拍拖都拍了差不多三年,好認真㗎,絕對不是『吔吔烏』!可能當時我們都後生,經常嗌交。」
鄭伊健後來經歷了邵美琪、梁詠琪和蒙嘉慧幾段情,都是黎芷珊負責採訪。
「公司最初有問過我介不介意採訪他,我說不介意,這是我的工作。由我問他幾時結婚,豈不更有娛樂性!」
她看得開,在兒童節目一做九年,由《穿梭機》做到《傳真機》,可謂經歷了兒童節目的 黄金年代。她飾演的「殭屍孫女」收視率達 99﹪,成一時佳話,六叔邵逸夫還專程請幾位主持飲茶。
「有段時間公司想開劇捧我,但可能我太好用喇,兒童組那邊不放人,錯失了機會。」
她錯失了做女主角的機會,但得着的是另一位「男主角」的友誼。今次,是梁朝偉。
「我入去時偉仔已離開了《穿梭機》,但星仔(周星馳)跟他熟,有段時間我們經常一起吃飯。梁朝偉如今已很少坐定定做訪問,我對他說:『如果你肯做,會幫到我好多!』他考慮了一個禮拜就答應了。他是純粹為幫我提升在TVB的地位,他知道在電視台捱有幾辛苦,又見我做咗咁多年啦,陰功!好感動。」

連夜逃亡

93年,黎芷珊離開過無綫一陣子,在外拍電視電影。這個時候,結識了吳鎮宇和張家輝。 94年無綫開《城市追擊》打亞視的《今日睇真 D》,急召她回巢。她主持經驗豐富,肯定是打仗的理想人選。
「那時甚麼新聞都跑,最深刻是有次深水埗發生兇殺案,成屋都是鮮血,血腥味真的嚇到我腳軟。還有一次在南京鄉村採訪爭撫養權案,被成班村民『圍』,我們被收了回鄉證。後來記協介入才取回證件,我們連夜逃亡。事後才知驚,但今天回想起來,又覺得這些經歷很珍貴。如不是做了這個崗位,哪會有這麼多見識?」
相比之下,在香港跑娛樂新聞簡直是零難度了。
「謝霆鋒一出道我就跟他做訪問,有段日子我是他的蒲腳。他不出街的,我們成班朋友便上他家hea。那時,他應該是跟王菲拍拖。說到最大壓力,是訪問黃秋生,最初跟他不熟,問他一堆問題,他只答一個字,我腦袋要不停轉。他對不熟的人是絕對會黑臉的,但當熟了之後,你便會知道他其實是披着狼皮的羊。」
從《城市追擊》到《全線大搜查》再到《東張西望》,黎芷珊的主播生涯不經不覺已十八年。我們每天看見她辛辛苦苦地跑,不知底蘊的會替她狼狽;其實,她很聰明。
「着靚靚、坐定定在錄影廠背稿,當然好舒服,但邊個唔識?我喜歡出外跑,這樣才可以見多些人, keep住自己的人際網絡。公司也知道這是我強項,尤其是去到外國影展,香港藝人見到我,會主動走過來做訪問;換了其他新人,嗌破喉嚨也沒用。」
只是,強項有時也會是弱點,這要視乎被訪者是誰。如有關 Uncle Stanley各房的爭產風波,她便恕難從命。
「公司最初也以為我會比其他人問得多,其實剛好相反。我就是知道她們不想說,一定不會問。我從來不會問令人難堪的問題,這點,我好堅持。」
能夠得到一眾巨星的支持,黎芷珊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她有主見,有立場。只是,觀眾要到今時今日才真正認識她,未免有點英雄遲暮。
「我太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是那種大野心的人。不錯是看着很多老朋友變成天王巨星,但我沒有羨慕,因為我喜歡自由,不會是天王巨星的料子。再說,我見得太多人情冷暖,當你紅時個個追捧;當你滑落時無人問津,太現實了。現在只希望能夠獨當一面,日後大家想起娛樂專訪,會想起黎芷珊。」
她的願望,是訪問系列添食,一輯一輯的做下去。

佢一定要紅

關於黎芷珊的情史,當然未完。鄭伊健之後有邵傳勇,最近一位是無綫新紮小生張達倫。她比他大十二年,兩人拍拖九年。張達倫之前是模特兒,曾演舞台劇,黎芷珊老友蔡立兒也有份演,她去捧場,就這樣認識了。
「不是我介紹他入 TVB的,是藝員部找他。他最初真是不會做戲,做藝人始終要浸……結婚?父母在我五歲那年離婚了,我一直不相信婚姻……」
黎芷珊突然欲言又止,像有千言萬語無法啟齒。
「其實,我們剛剛分手了!(因為年齡問題?)都係,我心情依然好 down,可唔可以唔講喇?」
沒料到黎芷珊這樣坦白,一時間也不知怎樣安慰她。她倒見慣場面,吸一口氣,繼續說。
「可能要同我分手後先會紅呢!我都希望過多幾年後佢會係我嘅訪問對象。佢一定要紅呀,否則對我唔住!」
四十六歲,黎芷珊目前孑然一身。
「俾死人叻哥講中囉,佢話我呢啲事業型女性,一定嫁唔去。」
嫁唔去,但肯定有人欣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