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把自為 – 林燕妮明報專欄

媽媽說我什麼都自把自為,什麼都不跟人商量。她出身大富之家,依照她愛護女兒的想法,我應該嫁給個門當戶對的人,做個享福的少奶奶。可是我所做的完全背道而馳,媽媽傷心我情路崎嶇,那些男子已是她認為不合格的了,還要次次負創收場。
我也承認,在戀愛方面,應該跟媽媽商量多點,到底媽媽所經歷過的人生,至少比女兒多二十幾年。妹妹也一樣,順着自己的刁蠻走,她不會跟不富有的男生拍拖,但一個不高興便把人家踢走,到頭來一病不起,香消玉殞。
買樓炒樓,我都忘了跟媽媽說一聲,多半先斬後奏。飛東飛西,也是臨出門才通知媽媽,她拿我沒法。
媽媽真的中了四重彩了,四個孩子,四個各有各的自把自為。一個媽媽管四條長途高速公路,也挺費神的。
我炒樓虧了錢,面不改容地對媽媽說: 「沒事,我會賺回來的。」果真賺回來了。妹妹突然要嫁,自己跑去拍婚紗照,照片中沒有新郎的,只有小伴娘和我這個姐姐。大弟老穿着雙讓大雨淋濕的襪子不換,腳底孵出大個膿瘡,又是慈母替他清洗他的臭腳。小弟按着前額回家,嘻嘻地笑着: 「我碰穿了頭。」
只各舉一例,已經煩煞人了,我們四個就是輪流闖了禍才讓她知道的。有友說: 「你們四個都非常任性,在我家裏是絕對不可以的。」媽媽不是沒家規,但那有如一個警察要天天捉四個毛賊,怎麼捉得了?
媽媽是個很有紀律的人,不過底子裏也是刁蠻的。幸而她的家教沒讓她學吵嘴,她不懂得吵嘴的,我們四個亦不懂得吵嘴的。不過我的兒子不曉得從哪兒學回來尖酸刻薄的罵人方法,絕對不是我家所教的。
我跟他說: 「吵啊,我都不曉得你在說什麼。」他的犀利語言派不上用場,無癮之至。
他也是個自把自為的,那便責任自負。所有自把自為的人都得責任自負。我從來責任自負,自把自為而兜不住結局,便沒資格自把自為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