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人真可悲

今天聽到朋友說公司的人搬弄是非﹐突然想起一句之前都blog過的說話﹐「Get not your friends by bare compliments, but by giving them sensible tokens of your love. 」
即是別靠饋贈來贏取友誼﹐應獻出真誠的愛去贏取朋友的心。
一向相信人愈大﹐就愈難結識真心的朋友﹐一向很慶幸自己到了廿多歲的識朋友高齡﹐仍能在報社交到幾個知心友。
明白凡是多於兩個人﹐就會開始有是非﹐當然我亦是一個會說別人是非的人﹐相信這是一段友誼中必須的﹐人怎會對其他人完全沒有意見的呢﹐問題在於其比重﹐其目的及質素。
兩個人交朋友﹐或一班朋友聊天﹐如果當中過半時間是說不在場朋友的是非﹐這班人真心極有限。
小小的是非絕對是對話中的調劑﹐可以是很好的笑位﹐但如果說是非的是為了抬高自己﹐或者貶低別人﹐這未免是太低手的自我宣傳手法。
從不介意向朋友說自己的事﹐總覺得要識朋友就要交個心出來﹐讓別人知道自己更多東西﹐更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但如果對方永遠只會問﹐卻不會說些自己的事﹐這不是交流﹐這是索料。
真正的友誼﹐並非建立在第三者的是非之上﹐是非不能當人情﹐不是每天我告訴你一些甲﹑乙﹑丙的事﹐就代表我願意和你分享﹐而是除了說三道四﹐我再沒有什麼可以說可以作為自己的賣點。
早前和些不太相熟的朋友晚飯﹐本身預了要多說話搞氣氛﹐最後卻在一個半句是非都沒說的情況下吃完那頓飯﹐心情是多輕鬆﹐論政論投資論工作論娛聞﹐實在有太多東西值得說﹐何須將別人說過的話集起來﹐兜來兜去加鹽加醋去賣?
當你過來叫我小心一個人﹐我會首先小心你﹐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如果交往是真心,雙方是不會隨意「斷交」,我見過有人突然不再和某些人聯絡,並力數對方陰濕蠱惑這這那那,那個被禁的又在外面力數對方討厭惡頂態度差,還說被禁是脫離魔掌,但當其中一方稍稍有動作,雙方又一拍即合,每次活動雙雙出現,一方繼續態度差,另一方繼續像小太監般管接載管餵食,再結合全因是非目標已移到別處。
亦見過有朋友惹怒了別人,還在替對方說盡好話,說對方口密有義氣,為了不觸發另一輪是非,叫自己別作聲,但其實對方說盡朋友壞話,就連朋友哪次分手怎樣被人傷害,都能傳到和整堆人不相熟的我的耳中,心裡說了句「傻豬」,你不怪朋友單純,只覺是那位朋友的包裝功夫太出色,說是非的技術冠絕整群人。
自問是嘴不饒人的那種人,懂我的會覺得我好笑不兜彎,不懂的覺得我有時會過火位,所以我不時會叫身邊人提醒我多一點,當然我可以很假,但只限於對未被我真心對待的朋友中,對於我疼惜的朋友,我在其他人面前絕對不會說他們半句壞話,我不用他們的是非去換更多其他的友情。
朋友們,如果看完會覺得文字有針對性攻擊性,那就和我一起,一起檢討一下,自問有時亦會沉不住氣說多了,最後變成是非惹麻煩。小時候會很介意別人說自己是非﹐亦很怕朋友不讓我參與﹐怕會是被漏低的一個﹐但現在已少了為這些事生氣﹐因為當他們的生活裏只有是非﹐代表他們既欠氣度又欠胸襟﹐既缺墨水又缺生活﹐我會為他們覺得可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