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嗲 – 林燕妮明報專欄

爸爸評女人: 「那個很溫柔,但不夠嗲。」言下甚有憾然,那我便盯着她瞧、瞧、瞧。她不算美麗,中人之姿夾着淑女的舉止,嗲得點到即止。她在嗲誰啊?
嗲她的丈夫。
嗲得過頭便像下流女人了,她的嗲,看着倒有眼福,讓我想起南唐後主的《菩薩蠻》。
花明月黯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李後主先後娶了姓周的兩姊妹,姐姐結婚時小周后她才五歲,比大周后年輕了十四年。姐姐生病期間,她已經婷婷玉立了,常常進宮探望姐姐,越來越讓李煜看得神魂顛倒了。
詞中寫她為了去跟皇上幽會,連鞋子也不敢穿,唯恐讓人聽到她的腳步聲,又要不讓人看見。
偷偷地走出去,真的很難,但那阻止不住她的少女熱情。一旦見到愛人,便依偎在他懷裏抖抖地顫。她向後主說,我這麼難才能出來,你好好地疼惜我啊。
幽會前後小周后的心情和神情,李煜把它寫個透切了。她那時才十五歲,李煜卻完全明白她的心情和嬌嗲,這一首可算自古以來最嗲的詞了。
大周后是個才女,通書史、善歌舞。李煜先與大周后成親,十多年後來便娶了貌美情深,天真未鑿的小周后。懷春少女的大膽偷情和一頭撞進他懷中的嬌嗲,小周后大概把皇上嗲得骨也騷了,寫上了這首雅麗真切的詞,以李後主天縱寫作的才華,能夠移情投入,才能寫得那麼如真如畫,寫得不好便是淫詞了。後人把李後主的詞評價極高,應在三甲之內,因為他是任意天成的,對別人來說,實在是高不可攀。我曾介紹過杜牧的「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但與後主這首《菩薩蠻》相比,便高下立見了。所以人要多欣賞書,如果只看過杜牧的,便不知天外有天,對自己有個要求了。小心別讓人讚死了,你自己也天上有天的,別一讚就停留,原地踏步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