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與最常 – 林夕明周專欄

發問的人,那個「最」字還沒完整發出來,我就止住了他,非常溫和地反問他:你是想問,最喜歡的什麼什麼吧?應該是,寫過的最喜歡的歌詞吧?
一點都不巧,又給我猜個正了。於是我又啟動人肉錄音機了。
這個「最喜歡」,你打算給我多少個名額呢?最喜歡的五十大、百大、還是十大呢?即使你能慷慨到給我一百大最喜歡,我還是答不上來。不是我博愛或者多心,寫出來的東西,風格主題都不一樣,有些很理性,有些很情緒化,這也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正常的兩面。若我選了最喜歡理性那面,豈不是要看不起情緒化的自己?不同時刻不同階段都有喜歡的東西,這不就完事了。何必要強迫出一個最喜歡,最喜歡某個時期的自己,「最」出來了,其他就給降了一等,這有趣嗎有勁嗎?一個人不是頒獎典禮也不是選秀賽,沒必要整天替自己打榜然後琢磨出一個排行榜。
人肉錄音機把話說得這樣仔細,對方還是覺得在打官腔。最之官腔,不是這樣的,是某某、什麼什麼是我的最愛之一。這個之一,為自己留了無限空間,還有之三四五六。後來說的聽的都不滿意,又出現了另一種回答方法:我最喜歡的是某某,並沒有之一。
說的人以慷慨赴義的口吻吐出「並沒有之一」以明志,以示並非滑頭,可在我看來,對自己對人家負責任,還是應該加上「此時此刻」在之前面,才好宣這個誓。
對方還是不饒不休,繼續最下去。最喜歡的一本書、最喜歡的一部電影……這也為難啊,村上春樹與莫言之間比較容易,黑澤明與希治閣要怎麼淘汰篩選?
與其一直醉心於最愛之刺激性,倒不如問,最常,最常吃的食物、看最多遍的一本書,聽最多次的歌。
當我們回答人家或告訴自己最愛是誰是什麼的時候,何不再統計一下最多最常的結果。
既然最愛是某電影,不可能重看兩次就心息收手的。
量在這時候揭露了許多真相。
最愛某首歌,可是電腦紀錄告訴你原來播放得最多的是另一批選擇。最愛某個城市,可是最常去的又是另一個地方,最愛吃辣可是腸胃承受不了只能偶然吃吃。
這個數字一出來,萬一與最愛不符的話,不是自己對自己還不夠了解,就是自欺欺人。如果什麼都不是,只是證明了在身不由己下,最愛不一定是最多最常。得出這麼讓人無能為力的真相,又何必經常考究最愛花落誰家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