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決心忘記我便記得起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某人某日說,自從踏入某年紀,便決心忘記自己幾時生日已到了什麼年紀。
舉座人等竟無一人對這想法有異議,我只好挺身而出投反對票: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只是句語帶自嘲的歌詞。忘與記同在,連成一詞組,無論是忘記記得,或者是記得忘記,是個絕不溫馨的提示,屬高難度動作。
患了健忘症的人,還可以用心用力提醒自己去記住;努力去遺忘,恐怕一用力,就越忘越記。很想很想忘記,想得太狠,就如夜行人吹哨子,本來若無其事,哨子的聲調卻吹出陰風陣陣。想不起一件事一個人,只能不經意地不把那件事當一回事,任那個人漸漸變成路人甲乙丙丁。忘與忙,只有給別的事情纏身,才忙得只剩下目前當下一刻。
想忘記日子,搞不清楚年齡,行。
要麼忙到沒有空看日程表,更何況思前想後,當幾月幾日都沒有分別,年紀自然增長再也不是問題,不成問題,忘不忘記都無所謂,無所謂的人事,自然就隨年紀而遺忘。
要麼與世隔絕或是給軟禁,沒有人來提醒來報信,只能從日出日落模糊地有個時間的概念,像劉霞對破關而入的記者,說不出確實探望過丈夫的日期,「我已不數日子了」。雖然這樣努力地不數算着日子,沒有像困在牢獄的人在牆上刻下一個個正字,卻依然記得,26個月,跟丈夫已過了兩年多差不多的日子。想劉霞或任何一個很想忘記的人忘記了日子,放下希望或絕望,也許唯一方法,就是放她到外面的世界,在多姿多彩,充滿各種誘惑與選擇的生活中漸漸麻木。即如我們想忘記一些新聞,不停看新聞,新聞蓋過新聞,來不及回顧,已經患上思想疲勞,什麼事都算不上一回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