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不是求學問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性傾向教育,無論教甚麼怎麼教,最起碼是要教一件事,對於王子也會愛上王子,別大驚小怪,所以自然是越早開始越好。特別是在懵懂迷惘期,小王子發覺對另一小王子有異常好感時,在那麼權威的教室內知道世間確有這麼一回事,不值得愧疚、大可攤開來跟國王討論,省去了多少不必要的苦惱。
可是,傳統教育或正宗主流童話,把「王子與公主快快樂樂生活下去」當咒語般對細路仔暢暢順順唸了許多年,要是過不了幾年,在性傾向教育課堂上,又對他們展示現實世界另一個版本:王子與王子、公主與公主漂漂亮亮地快活下去,恐怕細路與老師都難以適應。
怎麼辦?無論怎麼辦,在大學才開始與性攸關的教育,理由絕不應該是梁美芬教授所說,細路仔不知道甚麼是戀愛。幸好梁是大學教授,不然,中學生有戀之疑惑求問於她,她推出中學生不應談戀愛做擋箭牌,細路仔忍笑能力偏低,是會憋壞身心的。
假如要知道情為何物才適合談戀愛,許多人怕要到兩鬢斑白方可初戀,還得失敗收場。此事最磨人的是,不先談談戀愛,則有關學問無以談起,但戀愛又不是為了求累積回來的學問,只為求享受的分數。愛無前後,達者為先,越不懂可能越幸福。
戀愛不是鼠患,不懂就沒有資格應對,避之則吉就如沒事人一樣。十五六歲時,作為一個細路,老師在課堂上要我們唸蘇軾的江城子,大力推介此物最相思,為千古佳作,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按大人的理論,我們連戀愛都不應談,更談不上悼念亡妻。抑或,小軒窗正梳妝,是屬於親情,親情可教,愛情非孺子可以受教。

One thought on “戀愛不是求學問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