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溫柔的女人 – 大A台灣蘋果日報專欄

有一些女人,被嫌棄不溫柔。有苦難言一開始不是這樣的,我不是你想得那樣的。
因為在那麼早以前,她們對所有人好。去到第一份工作,月經痛到死去活來的時候還不請假,穿著高跟鞋趕公車。在客戶面前挨罵,苦衷變成了外語,說不出完整的句子。第一次愛上了人,一定相信他說的話。他說的話就像發票一樣,領取了就收好了。
只是溫柔太為難人了。長了一張看起來沒有長大的臉,有人以為自己好欺負,做不完的都丟過來善後。愛了一個不老實的人,他的手機訊號和電池續航力比所有人都差。她們比他先找到理由向朋友解釋,最後他給的理由比自己給的還差。
以為唯唯諾諾就是有難言之隱,以為不會有人打從心裡想害人。以為每個小題都是被自己大作文章,以為都錯怪了對方。不過問是美德懿行,冷落自己的心才是大人。
真相終於素顏。原來自己不是被重用而是被利用,原來之所以不會以為有人會說謊,是因為自己不是會說謊的人。善良的人有缺陷,生來就缺乏想像力。無從想像有人可以大言不慚的撒謊,不可置信他對不起愛情就算了,怎麼能夠對得起自己。
於是她們下定了決心,像是第一次剪掉長髮一樣,決定了溫柔不合時宜。在稱謂的後面加上一個「姐」字的同時,再也不肯將就自己。見到了一個男人像是面試一個新人。那個位子空了很久,招人招了很久。她們想萬無一失,不肯再看走眼一次。
許多人不知道和多數的她們不知道,其實溫柔還在,只要她們還在它就會在。她們放棄了它,它沒有走。它比誰都有良心。
它存在於聽到結婚誓詞的時候,她們放下筷子轉頭看著舞台上的新人,聽完不敢太快轉身回來,因為眼淚又要流下來。原來他給過的溫柔,我們沒打算拿回來的溫柔,已經足夠記得一輩子。
它存在於我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天災,於是拿出了存摺準備捐款。存在於我們進電影院之前,會向討生活的人買一包很少吃的口香糖。存在於她們下載食譜,就是想有一天做菜給喜歡的人吃。
原來溫柔是女人與生俱來,幾乎像是性徵一樣。女人不是不再溫柔,而是溫柔不是禮貌。我們只對所愛的人和世界溫柔。它跟母性一樣強大,用來保護值得在所不惜保護的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