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不了的傷害 – 阿寬明報專欄

他視他為偶像,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愛情生活實在太多姿多彩。
他把他的夢想都實現了,還教他如何得到喜歡的女人或讓她們從此消失。
「男人要多情就必須學懂狠心,狠心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學會忘記。」
他從他身上學到如何忘掉女人,即使她站在他面前,苦苦哀求復合。
他也在他身上學曉如何令女人得到浪漫的驚喜,怎樣令她們死心塌地。
在這過程中,他知道他不得不去傷害女人。
「如果要玩得好,讓女人傷心是少不免。」
一決定分手,必須頭也不回。「稍有憐憫之心,往後該憐憫的,是你本人。」
他同意他每一句說話,至少過去聽他的指示從未錯過。
如果他的姐姐沒有愛上他,那會多好。
「就算她喜歡你,你也不該與她開始!」他知道後第一時間責備他。
「但我的確喜歡她。」他很清楚他得到女人與拋棄女人的手段,不敢想像,又無法不想
像。
「假如我有個姐姐,或者妹妹,我不會阻止你們在一起。」
「但你根本沒有。」
「這不是我決定的,是我爸媽不生啊!」
他想揍他,卻下不了手。「總之,不要對不起我姐姐。」
「我不會的。」他肯定地說。他記得他教過他如何許下不會實踐的承諾。
他知道奈何他不了,只能回去把這傢伙的惡毒伎倆告許姐姐,讓她及早提防。
剛打開家門便聽到她用極嬌嗲的聲音講電話: 「他剛回來,拜拜。愛你!」
他站在滿臉幸福的她面前。
「有什麼事嗎?」
「沒事。」他轉身回睡房,覺得自己想多了。她覺得幸福就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