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習慣 – 阿寬明報專欄

她堅決地向他提出分手,他哀求她再考慮一下。
「不需要,我已想得很清楚,而且已作出了一切準備。」
「什麼準備?」
她很直接回答: 「從此沒有你的準備。」
「希望妳真的可以沒有我。」他這句話令她很生氣。
他搬走那天,她才知他所言非虛。
同一個家,表面看上去沒有什麼分別,但感覺不一樣,空洞洞的,連空氣也不同了。她想不到家裏少了一個人的呼吸,會影響空氣的質素,生命的感覺大幅減少,就連她本人的生命感覺,也變得虛弱。
一張雙人牀,忽然大了很多。兩個人睡的時候,還覺得空間不足。他有過不少不在家
的日子,牀也不像如今般大,她終於明白,那些他不在家的日子,她雖然一個人睡,心裏還是給他保留着牀上的空間,現在則是空置了。
她必須替自己蓋緊被,因為半夜不會再有人替她把被拉好,免她着涼。
以為已完全作好失去他的準備,其實沒有。
睡到半夜驚醒,才記起未把大門反鎖,廁所廚房的燈還沒關掉。
睡不着不能再發短訊向他撒嬌,要他安慰,逼他說一個笑話逗她開心。
再沒有人可以讓她鬧情緒時被她出氣,吃飯看戲要預備沒人陪伴,短期或可找朋友相
伴,感情與金錢一樣,長貧難顧。世上當然不只他一個男人,但一切都需要時間去習慣,人也不例外。她問過自己不下一千遍,已確定對他的愛不剩多少,他那邊,明顯一樣,分手看由誰提出吧。
凌晨四時多電話響起,他在電話的另一邊告訴她: 「沒有妳,真的不習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