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本傷人 – 阿寬明報專欄

她沒向誰說過自己有多難受,最好的姐妹也沒說,只怪她是個極要面子的女人。她的男人在外面有另一個女人,她早知,沒逼他承認。
他知不知私情已被她知道?他知,彼此卻裝作不知。
原先有過離開她的念頭,不知何解近來放棄了。他開始佩服這個女人,她有他從未了解的一面。
另一個女人,他本來愛得糊裏糊塗,喪失理智,曾多次衝動不顧一切與她一起,這刻熱情減退。
如果她早前踢爆他在外面有女人,逼他二選一,他毫不猶豫投向新歡,頭也不回。
偏她沒做。
每次他用不同理由與外面的女人約會,甚至出外旅行數天,她顯得完全信任。他不會知道她一個人通宵無法入睡,欲哭無淚的痛苦。
她好希望可以痛哭,流一滴淚也好,可惜內心就如旱災下龜裂的土地,乾痛着。
以為快要發瘋、崩潰了,偏偏一如以往般清醒,面對着愈來愈清晰的傷痛。
另一個她應該沒這份忍耐力吧。世上最可怕的是以本傷人,而本身已無本再輸,還要以血本傷人,看誰傷得更深。
他覺得外面的女人愈來愈煩,失去最初的可愛。明知是第三者,答應了全面配合,怎麼反口說做不到呢!
「因為想像不到會這樣愛你。」於是開始霸佔他,監管他。只要不在她視線範圍,她都會有疑心。不立即回覆她的短訊,不聽她的電話,她便會發癲。
他喜歡留在自己的女人身邊,得到一份安靜。
他明白她給他的安靜,極可能是暴風雨前的死寂。
總比不斷的煩擾舒服一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