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可以選擇的時候 – 林夕明周專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去洗澡噢?!」
這是少時家母對我碎碎念得最多的事情,直到現在,依然搞不懂,洗澡有什麼必要依時候,又不是在軍營服役。什麼是該洗澡的時候,覺得適合就是。
自覺一身髒時、渾身不自在時、身心繃緊時、壓力過重時、想集中精神想事情時、集中精神想到死胡同想不集中散漫放鬆時、貪圖浴液香氣時,都是洗澡吉時。
另一個幼時受過的庭訓就是:讀書時讀書、遊戲時遊戲。也是強調每個時候都有該做的事,而且要專心
去做。集中精神,好像對得不能再錯。錯了,對那些天生畏書的人,你不讓他遊戲一下,讀書更像受刑,
甜點有時不一定等到最後才上,玩一下,那書才看得下去。
對了,還有,天生渴書的人,像我,慢慢發現了讀書跟遊戲原來可以是同一回事。不論何種遊戲,都以玩為目的,好玩的事情多,比如讀書。如果我自覺看書的時候,純粹是在什麼學問在充實什麼人生發掘寫作的材料,那麼功利那麼嚴肅,根本與工作無異。
能覺得看書是個好玩的遊戲,做到讀書時遊戲遊戲時讀書,兩不耽誤,多好。
延伸開去,還可以發展出用嚴肅的心態玩遊戲,比方說,認真地玩養魚遊戲時,玩出了許多與其他事情相通的學問,玩就不止於玩玩,做到消遣時進修,猶如邊吃飯邊收割。倒過來用玩樂的心態去做正經事,更不用因為太一本正經太嚴肅而緊張得犯下低級的錯
誤,或者壓力大得視這天大事情為苦差。玩樂時心情放鬆,反而有更多稀奇古怪的想,在這狀態用這心態來幹大事,簡直是天作之合,時時刻刻都是無往不利的時候。
建設有時毀壞有時聚有時別有時,有時對這萬物萬事有時看成鐵板一塊,像電子記事本上的鬧鐘,提醒我們該洗澡了,該吃飯了,實在是嫌這個世界加諸我們身上無形的鐐銬還不夠牢靠。
下次再有人對你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悶騷什麼?那人都已經另有新歡,快要談婚論嫁,好事近了。」你大可以驕傲地回敬他:「好像該清醒的時候我偏偏做夢,好像該理性的時候我就是玩感性,又怎麼樣了?因為,我心裏還沒有安裝一個生理鬧鐘,那麼準確無誤地適時清醒及時理性。順從我心的時候,你不給我做一下夢感性一下,繼續胡鬧下去,又怎麼會鬧到連自己也看不起自己的時候,怎麼會有自自然然真正清醒理性的時候?」
我們有笑得哀傷的時候,有傷得只能笑的時候,人情比事情複雜,不用哭笑得那麼守時。都什麼時候了?不需要觀眾的時候,不用向任何人交代負責的時候,就該珍惜還可以選擇的時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