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粉無米牛丸非牛 – 林夕明周專欄

米粉無米。
近日大勢所趨,對種種食品的「名相」認真對待,考證其成分,化驗報告所得,皆為「虛妄」,即是:許多名為米粉,看着像米粉的米粉,粉裏並沒有米。那又怎麼樣?反正,吃了那麼多年的粉絲從沒覺得粉絲的粉絲味,只在乎粉絲的質感,初次聽聞是用綠豆製造之後,又何曾吃出過粉絲中的綠豆味。米粉也一樣,不管有無米與米味,如果不從營養師角度看,以食客身份點菜,吃一碗白飯與米粉,是完全兩回事。是故米粉無米,我只取其粉,不問其米,又於我何干。
牛丸亦非牛。
最近電視台委託化驗所驗牛丸,發現某馳名自製牛丸食店的牛丸,只有豬肉基因,以至許多丸類製成品,原來都名不符實。這下事情就鬧大了,報載一眾丸迷喊呼上當大叫失望;這,也沒我的事。向來不好肉丸,即便逢場作興,也只圖其質感,什麼肉該有什麼口感,能吃得出來,便圓滿了。一直覺得,想在牛丸中吃牛味,何不直接吃牛肉?何必要在夾七雜八的成分中還苦苦眷戀那點牛肉味?嗜吃牛丸者,不外乎要吃出個牛肉攪碎後的韌勁,既然捧了那家名店場那麼久,都分辨不出原來裏面是豬肉碎,還津津有味了這些日子,有什麼郝失望的,反正化驗出來又沒有老鼠基因。
早前一直推介該名店的牛丸最有牛味的幾位知名食家,才比較尷尬吧,以後恐怕再不能動不動就以這牛丸夠牛雞丸夠雞敷衍過去了。但,我對食家的舌尖還保持一定的尊重,一定是牛雞豬羊精粉仿真度太高了,高到這份上,真假只涉健康,與享受食物無關,就一直牛有牛味雞有雞味下去又何妨?
以前吃茶,按一行禪師指導,慢慢吃,默念杯中是茶亦非茶,吃下去的是雲是雨是霧是河是浪花是溝渠水、是陽光是土壤是採茶工的手汗,是天地間和合之物。液化狀的茶,是因緣際會的現象,金木水火土的本質並沒改變過,一碗茶的茶色無論如何,皆為空。
如今吃牛丸,這種正念吃法,原應無分別心,不過念及萬物齊一時,心情比較複雜點。以後,吃牛丸不能過早念及當中有草,因為可能是豬餿,至於豬餿的和合內容及過程,就沒那麼簡潔,非一念可及。
話說回頭,丸之質感為因緣製成品,是為色,而丸之味,六畜不同而同樣來自不同蛋白質之和合,能念及無眼耳口鼻舌身意、無色聲色香味觸法,則皆為虛妄,是以米粉無米,牛丸非牛,本來無礙。誰教這五濁混世,食客食家飲食界,皆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