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主教又獻新猶

不是從主場新聞中看到王偉雄教授逐一回應高皓正的問題,都不知這人又來了,講完自瀆講進化論,看來高主教又提升了一個層次,很想問他一句,其實他知不知自己在講什麼?看來都是為講而講,為搶眼球亂質疑一通吧。
王教授的回應很正經學術性,接下來看到區家麟再談到這事,笑得我,和朋友說起這件事,個個嗤之以鼻,有人說對方在香港很搶手,常被邀去演講,說真的,身邊有很多教友朋友,我亦信萬物有主宰,常覺得只要時機到是會進一步相信的,但就是這些感覺撈格,言論又謬又膠(對不起,平日不這樣說話的我都要用到這字,可見有多鄙視),整天掛著神在口唇邊,但較像用這身份去生財,這些人令我不相再走近這宗教。
不過亦要多謝高主教,沒有他我又怎能從其他學者身上學到更多正確的知識!
多謝他的無知,多謝他的嘩眾取寵。

演化炒飯(1): 高皓正與猴子變 – 區家麟潮池博文
[1.1 人不是猴子變的]
每個民族都有天地初開的神話、祖先起源的傳說。西藏有這樣的故事,很久以前,在一個美麗峽谷中,一隻神猴,受不住魔女苦苦痴纏,與之成婚,生下小猴成群,猴變成人,在高原繁衍,這是藏民始祖的其中一個神話故事。

遊布達拉宮,殿堂壁畫繪上「神猴變人」的過程,每個導遊都要停在壁畫前解說一番,說「藏傳佛教可能是最有科學根據的宗教之一,早在達爾文之前,藏人已認為人是猴子變的,與現代的進化論不謀而合…」
嘿,又錯晒。一聽到這說法,幾乎衝口而出要改正導遊:
一:人的祖先不是猴子,正確講法應是,人與猿猴有共同祖先 (common ancestor),但人類不是「猴子變出來」;二:Evolutionary Theory 應譯「演化論」較適合,而非「進化論」。「進化」觀的最大問題,是它隱含了生命的演變「有進步」而且有「目標」,故「演化」較切合。
在布達拉宮,說到口邊,還是算了,對這位年輕導遊,不應期望太高,演化論嚴謹的科學講法,不適用於信口開河的景點解說。
未幾,一個操英語的外國團隊進來,中國籍導遊講同一個傳說,但到關節眼上,卻是毫不含糊:「現代科學演化論,人類是從類似猿候的生物演化而成…」導遊還一再強調,不是「猴子」,不是「猿猴」,是 “sort of apes”,這是頗為標準的科普用語。
為何對外國人說的一套,較為認真嚴謹;對同胞說的一套,則苟且過去?當即又想到,不夠認真嚴謹的人,其實是自己。接待外國遊客的本地導遊,相信也是在遊客的質問中,才認識到嚴謹的科學說法。有什麼樣的遊客,就有什麼樣的導遊。

[1.2 將會出現的無謂辯論]
高皓正在臉書裡,以「我們是猴子進化的嗎?」,連提七問,質疑演化論。問題之假設已錯,又隨口問幾個問題,舉出那些美國福音教派喜歡掛在口邊實質已遭批駁得體無完膚的所謂 ‘missing link’ 問題,王偉雄教授隨即細心進行科普教育,見此
想起早年在彼邦大學旁聽一門生物學課,美國的教授說,他的宏願是evolution literacy,他希望杜絕美國的「演化論文盲」。美國福音教派勢力壯大,有組織地推動神創論或智慧創造論,有過半美國人不相信演化論,美國科學家被歐洲同行笑得無地自容。
今時今日,科學界沒有人會再寫一篇論文,去說明「演化論的新證據」,正如沒有化學家會寫一篇論文,去說明水乃由氫與氧構成,因為這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
經王偉雄教授解釋後,高皓正在臉書中表示「我所發問的問題中確有錯誤的地方,正在了解和檢討中」,謙虛之情,可喜可賀。
不過,按以往有關演化論的討論規律,轉個頭來,討論是不會終止的,反演化論者慣於死纏爛打,他們的伎倆很簡單。
世上有兩個人,一個叫Q,一個叫A,兩人「討論」演化論。
Q質疑演化論,問了十個問題: Q1, Q2, Q3, Q4, Q5, Q6, Q7, Q8, Q9, Q10
A答了Q五個問題: A1, A2, A3, A4, A5
餘下五個問題,問得不明不白,A沒可能回答: A6, A7, A8, A9, A10
然後,Q重覆原來的十個問題: Q1, Q2, Q3, Q4, Q5, Q6, Q7, Q8, Q9, Q10
Q公告天下:大家來看看,演化論還有很多爭論,很多問題都未解決。你們沒有答案!演化論不是科學!我是不會相信的!
如此「討論」,其實問題不重要,答案不重要,甚至內容可以空白一片,因為Q只是為了營造「爭論」,他最怕的是你不回應,有人回應的話,Q就能抬出其結論:都話演化論有好多爭論啦。
(此段概念來自Daniel Dennett: The Hoax of Intelligent Design and How it Was Perpetrated. 該文描述神創論者的技倆。)

[1.3 反對地心吸力!?]
反對演化論,如同反對地心吸力一樣滑稽。
Futuyma 在演化論入門教科書Evolutionary Biology中的一段解說,頗為簡潔。何謂事實呢?他認為,當一個科學假設已具備極其充份證據支持,令大家都把其當作為真,並付諸實踐,則這假設已是事實,「演化」本身是事實。
看當今生命科學的發展,數以十萬計科學家沒有人會質疑生命演化的基本規律,他們所做的研究,由基因圖譜的完成、新藥物的發展、疾病的變種和傳播、基因療法等等等等,都是從對「演化」與基因的認識一路發展而來,成就有目共睹。
那麼演化論「有爭議」是甚麼意思?演化的大理論可視為是一些有緊密關聯的概念,這些概念已有足夠證據支持,並能解釋廣泛現象。但由於演化理論包括為數甚多的論述,它不能由單一實驗去證實或否定。隨著知識增加,當有新現象被發掘出來,理論的細節,會有修改增潤。
我們可把演化理論看作是一張地圖,我們攀狗牙嶺,手中拿著大嶼山地圖,我們只要稍作觀察,就知我們沒有拿錯了大帽山的地圖,就正如當今科學家不會質疑演化論是假的。但是我們在探索的路上,可能發現地圖上的小徑方向劃錯了,我們或會爭論地圖上那條路是否應劃得粗一點,我們會為發現地圖上沒標記的一條秘道而欣喜莫名,或是為爭論走哪條路上鳳凰山頂而臉紅耳熱。但這一切爭論,均不能「推翻」這地圖,說我們「根本帶錯了地圖」。相反,這地圖提供了很好的指路方向,而一切的新科學發現,正是令這幅地圖更完美的必要步驟。
而更重要的是,這幅地圖帶我們走進了一個新天地。

***   ***   ***
過往寫過很多演化論的筆記,如遇機緣巧合,來日慢慢炒埋一碟獻世,還望各位指正,令反智歪風不致在香港滋長。

http://aukalun.blogspot.c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