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當陳茂波在天津給記者圍堵,嘴裏吐出了經典金句:「唔記得、唔知道」,李慧玲的反應是哈哈哈,太梁振英了。
我的反應是:唉,要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
有些慈悲為懷善於寬容濫於體諒的人,會說陳的政治警覺性敏感性不高,所以,所以什麼?所以才會擠牙膏?不,做問責官員之前,他還當過功能組別議員,當了官之後,好歹也鬧過一齣劏房記,也演習了一回語言偽術,該有足夠的敏感度,知道再以唔知道唔記得回應,欠缺狡辯的創意與敷衍的誠意,斷斷不能化解這政治危機。唯一可能是他太有警覺性了,明知道要把十九年前這宗買買的種種回想一遍,當中要毀屍滅跡的部份,鐵了心要忘記,於是便以為自己也真的記不起來,可惜,作為創作人,要感動人,先感動自己或許奏效,創作謊言,先自欺卻也難以欺人。
「唔記得、唔知道」,多發人深省的金句。所有的偶遇,都是久別重逢,許久不見的前度啊,許多往事都唔記得唔知道——願我可。十九年來多少事,連舊歡也可如夢,在無聊時歡喜在忙時忘記,更莫說那些瑣碎世俗的買賣交易了,只要毋忘兒子是太太家族成員就行了。
高官點的火將記憶切割,我這百姓點的燈,卻把不值得回憶卻不堪忘記的往事照明。1994年,我還記得當天住過房子的門牌,還留住笑着入伙的神態,甚至當時的仲介人,來自還沒被併購的利嘉閣陳小姐,常常穿着高跟鞋在老房子樓梯跑上跑落的滴答聲,那一臉獅子山下式的精神亢奮,我沒決心忘記卻又記得起,且仍未忘跟她約定放售時會找她經手。我還記得,在某假日,即其他人的休閒時間,沒經家族同意,就在那房子為江湖救急,一口氣寫了約定與暗湧兩首歌。媽的,我記性也好得太無辜了,記憶體該用來記得忘記,以便清空成為新人活好當下。
人民不會忘記的大小是非太多了,難怪我這等回憶專業戶沒資格當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