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對手何需要盟友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波叔啊波叔,這樣叫你,是從「凡人也是母親的兒子、兒子的爸爸」出發,若跟大隊叫你劏房波囤地波,個人口爽過發洩過後也於事情世道無益,卻叫你兒女弟兄姊妹難堪,有違和理非非之道。因為我也常提醒自己存謙卑之心,要廣大出胸襟,要從人的角度說人事。
波叔,你的確不再適合處理新界東北發展,這艱險工程須要你奮進,要拆好多彈、討好很多有樓有地的不廢之徒。但你看你,越拆子彈越引爆更多核彈。人家送你聖經警惕你,你順勢以基督徒身份做擋箭牌,你可知當下民情,最惹反感的就是挾宗教之名當道德保證。不提「好憐憫」還好,一提就翻起你劏房舊帳,從你宗教角度看,沒犯法不等於沒犯罪;投資雖天經地義,但背上劏房業主惡名,卻只憐憫了自己早已不困乏的生活。你看你,才一席話,就一舉得罪了全港中大校友以及真基督徒。不服軟,連歉都不肯敷衍敷衍道一個,你如此擅於挑起民怨,最想你下台的恐怕只是你陣營中人,以及普通市民,那些「勾結外國勢力別有用心」以搞事為業的「泛民」,可能正慶幸:有你這樣的對手,又何需要盟友?
你的盟友可能就剩你家人,陳太,不,身為大學畢業生專業人士獨立女性,該喚聲許女士,她的確跟你是同路人,所發聲明,好憐憫自家所受困擾與不安,你與她切割,她卻撐你要撐下去做這千斤擔子兩肩挑的苦差,你如今精神困乏她卻多情,誇你真心為港。是咁的,人性點看,此言未必誇大,某無眠半夜,你可能為高爾夫球場那塊地在反覆念叨,收還是不收,以至當眾前言不對後語。
跟你說人話的,還有你中學老師我敬重的練乙錚先生,說你憑意志堅定努力不懈,建立了出色的個人事業,是典型香港晚殖民時期獅子山下的故事。既然一路走來不易,這故事合該有個回饋香港的好結局。當高官或者大概萬一即使竟然真為行公義,但服務社會有許多途徑,當初你身在「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時,不是為申報制度發過公義之聲嗎?就聽你老師話,用許女士說你的韌力,走得和以前一樣亮麗瀟灑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