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妒忌 – 阿寬明報專欄

跟他拍拖前她已覺得他不是一個浪漫的男人,頂多學識豐富,有點經歷,屬於智慧型。
從拍拖到結婚,他沒做過任何一件令她感到浪漫的事。
「我以前很浪漫的。」他說過不只一次,是指他在外國生活的那段日子。
她不相信,認為這是男人喜歡自誇的表現。「為何你不對我浪漫點?」她在他自吹自擂
後問。
「因為我受過沉重的傷害,不想再浪漫了。」
他聲稱自己有過一個很美麗的女朋友,比女明星還要漂亮,是個混血兒。
每個男人在回憶中都說自己的前女友長得如何美麗,像每個女人都說前男友對她如何好,她很明白,沒踢爆他。
人總會美化過去的戀情,甚至把所受的傷害誇大。
她覺得最離譜是他說離開那美麗舊女友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她應該有個更好的男人。
「不會的,這通常是男人對女友生厭想撇她的說法。」她認定他的舊女友一定不會好到哪裏。
男人如果還深愛一個女人,不可能因為她會有更大幸福而離開她。
「妳不相信我。」他這樣問她時她總是笑笑口叫他早點睡,終止了話題。
有天他說舊女友來了香港,想見見她,她認為這次之後他不會再編謊話,那晚她刻意打扮得漂亮赴會。
第一眼看到那女人,無論怎樣自信的她,一下便清楚自慚形穢的真正意思。
她受傷了。
女人可以很妒忌一個不可能妒忌的女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