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回答的問題 – 阿寬明報專欄

「我們是哪一年認識的?」他問她。
她一時想不起來,他比她清楚: 「妳二十歲生日前。」
對,那天她還認識了其他男孩,沒把他放在眼內,不願看他多一眼。
二十歲生日那天,她對他有多點印象,他居然送她一個刻了她生日日期的真皮鎖匙包給她,真老土,打開看了一眼後,她放在一旁,那晚喝醉後,大概留在卡拉OK。
她知道他喜歡她,但那時的他真的低於她接受的下限,勉強跟他出了幾次街,好像開過口叫他死了這條心。
他保留着做她普通朋友的權利,在她被幾個男人拋棄過傷害過之後,他再希望她能給他機會。
她記得那時她笑了: 「你一生一世也不要想,如果我對你有感覺,就不會等到今日也未開始。」他沒給她需要的那種感覺,他明白的,就是不甘心。其他男人可以隨便玩弄她,傷害她,擺明要她做小三,她願意。
「你就是不行,沒原因,不行就是不行。」
他唯有傷心地離開,世上不止她一個女人。其他女人他不難擁有,她們甘心情願跟着他,也有女人不介意他有不止一個女人。
他好奇地問她們: 「我有什麼好?」她們答不出。被愛的感覺雖然不錯,但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想要她們。
大家都說她這幾年很殘,走了樣,不似以前般可愛,她再不相信愛情,人生缺乏了目標。
他回到她身邊前,與現在的女友分手,不理對方有多痛苦。在他眼內,她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任何分別,所以他依然用充滿謙卑的心,求她再給他一個機會。
「我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為我花這麼多時間?」今天的她,已沒有什麼條件看不起他。
他記起他問過愛他的女人這個問題,沒一個懂得回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