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頭的肉

IMG_0790緣份這東西,真是很微妙的。
和Nym在中一認識,那時流行交換日記式的寫簿仔,一向有過多感情想法要宣洩的我,和幾個同學仔有寫信變成寫簿仔,她是其中一個。
才識了一年我就移民了,每年暑假回港一次,後來她去了美國留學,會見面的時間再減一截,還有那個年頭是電郵未完全發達,ICQ、Skype、Whatsapp、WeChat還未流行的年代,我們大多以書信聯絡,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可見科技期間進展得有多快!
不知怎的,沒有特別事牽頭,我倆走得很近很近,記不起從何時開始,她稱呼我為my flesh,我們成了對方心頭的肉。
這幾年她間中要來多倫多公幹,當然我們每次都會見面,剛過去的周末她又來了,還在我家住了一晚,她說想吃日本菜,就和她去了JaBistro試tasting menu,一吃吃足三小時,旁邊換了兩轉人,我們笑說好像拍MV,旁邊快鏡有人經過,我們卻是慢鏡停在同一地方。
回到家臨睡前我們一起躺在床上,她在數著十二月的婚禮有什麼東西要做,我在數當日要注意的事,叫她這樣要找人幫那樣要找人做,她就每一下都望著我……
IMG_0791能做成密友,當然會有相近的地方,而低能應是我們的最大共通點,話說翌日我們去一個玩具開倉,一入去就不約而同笑到騎騎聲,我們同一時間看到放在枱上的一堆肥嘟嘟的公仔,笑足五分鐘還要不顧店員就在附近都要影低相。
送她回家後想起了很多,記得有次和她去唱K,她點了容祖兒的零時零分,歌起了容祖兒出場,她卻沒有拿起咪的意識,原來,她想點的,是葉蒨文的零時十分……
一個三十一、一個三十二,兩個還會邊行邊拖著手,無論去到那個年紀,我們都不會撇低年輕時的小動作。
我用了十多年的hotmail電郵有”33″,她或許不記得了,這數字其實是某年香港有流星雨,那時她說下一次是33年後,應承對方哪管33年後我們各自成家,都要一家大細結伴去看。
哈,但其實我已忘了那年是哪一年,但都不要緊吧,橫豎到時我們自然會記得,自然會結伴去看的了……

One thought on “心頭的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