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聽邊吃邊學習

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都知道,我對Hiro喜愛,是去到執迷的地步。
其實孭了層樓後,去Hiro的次數已比以前少了一截(唉……),記得一月和bb找他,飯後閒聊時他說會放假到2月初,還叫我到時再過去試他從日本帶回來的魚。
結果那晚吃了很多從沒吃過的東西,他說整整兩件大行李入面全是魚,自己的衫褲鞋物用hand carry便算。
第一道菜是河豚刺身及河豚魚皮啫喱凍,然後還有河豚骨湯,他邊弄邊說了些有關河豚的故事(見雞泡魚大考驗),接下來還有久違了的赤貝akagai,肉質爽脆鮮甜,他搖頭說現在日本有不少點,找來一些外形差不多但較細隻的貝類回來,當作赤貝出售,絕對有搵笨之嫌,另外還有日本還有些做all you can eat的地方說有和牛食,再問發現根本不是日本和牛,同樣搵笨。
接下來還有鱈魚腸,當他拿起那一抽腸,還未問那是什麼,他已陰陰嘴笑說那是猴子腦,賣相真的有點兒那個,原以為是白色一抽,放到碟上時才發現帶點粉紅,味道吃過已忘了,造型比味道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整晚吃過最意想不到的,是鯨魚壽司,賣相嚼口都跟牛肉有點相似,但未知是否因為是哺乳類動物,味道有著其他魚從未碰過的腥膻味,吃完後不禁要喝口茶清一清,從未吃過當見識一下,但這應是我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吃這個。
當晚的蒸鮟鱇魚肝(monkfish liver)是出乎意料的好吃,本身對這被稱為海底鵝肝感覺一般,屬可吃可不吃那種,但那天的魚肝,比平日的更綿密香滑,他說自己亦對切給我的那條感到滿意,問起怎麼其他店的大多偏硬有點像擦膠,原來這是火喉的問題,就像他當日切給我的那條就剛好蒸了8分鐘,他解釋這魚肝的做法是先用清酒浸泡,再用鹽將入面的水份逼出來,然後好像做香腸般塞入薄膜中,再用錫紙包著來蒸,除了火喉,還要看那個魚肝夠不夠肥美,所以都有點撞彩。
每放下一件壽司,他都會講些食材或其他小故事,他返回日本前順道去了泰國和越南,在越南誤吃了老鼠,還要是被朋友「老點」,吃後才告知真相,我笑說吃多點烈酒消消毒喇。
有時他放壽司到我的碟上,我正說話沒為意,再望才發現那魚生底下是一大舊wasabi!當我怪叫Hiro San時,他笑笑口給我再弄。
常說去他那處吃飯,不單是吃東西,還是整個dining experience,愛煞了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