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很盡 – 阿寬明報專欄

他看見她跟另一個男人說話,妒火中燒,二話不說便上前打她。
已不是第一次,雖然他知道那個男人可能只是一個偶然遇見的普通朋友,或者是一個問路的陌生人,沒什麼的,但他只要見到她與其他男人談話,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拳頭。
他很清楚其他人是怎樣看的,很多人對他說,女人跟男朋友以外的男人說說話談談笑,是很平常的事,沒什麼大不了,他就是無法忍受。
他受不了她與男人說話時望對方的眼神,更受不了對方近距離盯着她。
她的眼神總是會讓男人覺得她在發出邀請,她的每個神態對男人都是充滿着吸引力的,男人必然會產生誤會。
男人看她的時候,腦袋會很不正經。有男人遠遠地望她,被他發覺,他心裏已很不舒服,何况是近距離地盯着她?
最令他惱怒的是她明知這樣做會令他發狂,她還是繼續做,所以他才需要教訓她。
她是會還手的,而且比他打得更兇。旁人知道他倆不是在打情罵俏,因為拳拳到肉,最後必然是扭打到在地上翻滾,像張家輝在《激戰》中那種類似巴西柔術式的打法。
兩人打起來是與外面世界隔絕的,即完全當其他人不存在,聽不到有人叫他們停手,也不會理會有多少人在圍觀。
有外來力量把他倆夾硬拉開的話,他倆也會迅速地從任何空隙或角度再次攻擊對方。
一直打到筋疲力盡,或是有警察來一定要他們停手之後,他們忽然會覺得很愛對方,對方也實在很愛自己。
他會與她抱頭痛哭,然後激烈擁吻,愛到很盡很盡,已無法再擠出多一點的愛。
能愛到這樣的對手,世上只有對方一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