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智慧的爭拗 – 阿寬明報專欄

「我只會選擇愛我多過我愛他的男人。」每當有女人這樣對我說時,我一定會點頭同意,並讚揚她很有智慧。
我不會問她如何去量度對方的愛與她的愛之間的差異,因為我認為即便世上最頂尖的科學家也沒有一個量度的方法。
如果我問女人怎知男人愛她比她愛他多,可以猜得到她一定會答: 「我不會解釋給你聽,我就是知道。」
愛這東西無法量度,更加無法證實,信則有,不信則無,與鬼神相同。
我見過男人對女人做盡一切,她依然覺得他不夠愛她,也見過有男人什麼也不做,只靠一張嘴,女人已覺得他是全世界最愛她的男人。
女人問男人愛她不愛,男人無論有愛無愛真愛假愛也只會答愛,一定無錯,因她無從證實,總之聽了心裏舒服。
愛國愛港與愛女人一樣,根本不能證實,不知為何還有人爭論不休。
別說愛沒一套特定標準及方法求證,連「國」與「港」的定義大家也未必達到一致共識,拗來有什麼用。
為什麼要規定將來選出來的特首一定要愛國愛港呢?為什麼又沒有規定將來的特首一定要精神健全呢?我要聲明我不是歧視精神不健全的朋友,只是有時政府某些決定令我產生合理的懷疑。
說回愛國愛港,反正無法定論,我們又可否要規定特首候選人一定要愛女人或者愛男人或者愛男愛女愛貓愛狗但毋須愛雞(因為遇上禽流感會殺盡所有活雞)?
女人說要揀愛她多過她愛他的男人,我總覺得她們被男人欺騙的機會較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