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忘記別人到忘記自己 – 阿寬明報專欄

朋友年紀不大,已經善忘,在街上碰見一個認識的人,談了一陣,說再見後仍記不起對方是誰。在街上碰到熟人,大家都沒走近,只是遠遠的揮揮手點點頭,帶着微笑離開,其實是記不起對方是哪位,所以不敢走近,有沒有想過對方也同樣記不起你。
我們都有某程度的臉忘症,會隨着年紀嚴重起來,但有些人很年輕已是如此,無法把人臉和名字連結起來。
患了癡呆症的人也是會認不出朋友,愈遲認識的愈記不起,發生愈早的事情仍記得一清二楚,用會計的說法是first come last out。
以前另一位朋友未到四十歲記性已很差,他說十年前的事完全記得,但昨天去過什麼地方見過誰就要想很久才猛然醒起。
我問臉忘症開始嚴重的朋友怕不怕有天記不起妻子的臉,他笑着說希望早點如此,每天回家會開心些。
《愛恩斯坦的夢》一書其中一段說如果沒有過去的話,人只能活在現在,那我們就不會有記憶,每天要跟着寫下來的地址回家時,都會看到一個陌生女子在家中等着我們,那感覺應該不錯。
當不想忘記時,忘記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但偏偏有些想忘記的,卻在腦袋揮之不去,不斷折磨我們。小時候很羨慕記性好的人,求學太需要好的記憶,過目不忘的人總是拿到好成績。年長後才明白忘記的好處,而且很想學會忘記,知道記憶力愈好的話,在某些情况下是愈痛苦的。
善忘的人總比記性好的樂觀,不信留意一下身邊的他們。
到有一天連最好的記憶也一點一滴的忘掉,你才知道你正在忘記自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