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死的勇氣

華裔刑事大律師洪秉政的追思會,在剛過去的周末舉行,想起自己從報章看到他已在瑞士接受陪伴式自殺,以安樂死方式結束生命,那刻感到婉惜,之後因要以這題材作周刊封面故事,對ALS肌肉萎縮症、安樂死及他由尋醫到尋死的整個過程多了了解,寫這故事期間,腦袋出現很多不同的想法,寫這份稿所用的「腦力」,比寫其他故事多很多。
交稿前一晩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想着安樂死這回事,當至親準備好回程機票,自己卻為自己購買單程機票的感覺是怎樣的?
心中不停的想,要痛苦絕望到哪個程度,才能有勇氣作出這樣的一個決定?我們由讀書到出來社會工作,遇到壓力爆錶或滿肚屈結時,或都試過呻出一句「真係想死呢!」,但這些只是一時意氣的話,甚至只是用作助語詞,不是真的有勇氣為自己安排怎樣一睡不醒。
跟洪秉政的徒弟及好友聊了一會,還記得那天早上天陰陰冷清清的,他的好友說著以往點滴,談到在他前往瑞士前數天跟他作最後告別,聽到她忍不住咽嗚,自己都忍不住有點眼濕濕。
洪秉政的女兒及摯友,都對他的決定表示理解及支持,看到他寫自己安排安樂死的過程有多繁複,更看得出他對尋死的意志有多堅定。
如果患有不治之症,自己會否都有勇氣走到這一步?和朋友談起這話題時,大家都語塞了。
人生無常,死亡從來都是一個沉重的議題,採訪寫稿那幾天情緒有被題材打擾,不過在思考過程中,亦對自己了解多了一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