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睡前怕與世界失聯 – 林夕蘋果日報專欄

有道修心可以很簡單,飢來吃飯睏時眠。
對簡單人來說,這很簡單,簡單得像一頭豬,順自然本性而為,完畢。現代人都是濁人,在資訊輻射感染下,來自複雜的生活,離不開混濁泥濘,而且習慣了以泥濘護身,蓋住了面對自己時赤裸裸的空白。
那些泥濘,像裝飾面容的化妝護膚品,一點都不髒,泥濘越厚重,水越混濁,生活越滋潤,節目越精彩,話題越豐富。與其相濡以沫,不如相交於泥濘,如此便不愁寂寞,只擔心時間不夠。
活着,有忙碌的必要,時間不夠,最好把吃飯化為飯局,局中人個個是效率人,吃飯只是順便解決飢餓,若有人填飽了肚皮即行撤退,會被視為奇葩怪人的。
習慣了一身泥巴,一旦沒有了這事那事諸多事實,就沒有了安全感,也沒了存在感。所以慧海禪師說的睡時不肯眠,千般計較,看在失眠患者眼中,也真冤枉。的確有人睡時把白天的事帶到睡床上,也有所謂為因心事而弄得寢食難安的,可最難搞也最無辜的,是失眠症患者。患者會把禪師勸勉睏時眠當成在傷口上灑鹽。
他們會說:睏時誰不想眠,可惜很睏很睏時,就是眠不了。我睡不着不是因為把千般心事計較,反而因為聽了這勸,弄得躺床上不敢想事情只管數兔子聽自己呼吸,最後因百無聊賴而失去倚靠,如失去了床上的抱枕;想邁向昏迷也得有個方向,入睡也要有個確切的門口,心才踏實啊。
難怪許多失眠人,繁忙慣了,寧願開着電視,在繁雜的噪音帶領下,跟進着似有欲斷難斷的話題漸漸昏迷,也不敢數兔數數字聽冷氣機聲音,那種單純很接近空無。他們連睡前也唯恐與世間失去聯絡,怕的不是煩擾,而是單調;寧靜與幽暗,不能誘惑他們睡意,在失去意識前,寧可留連在光影中,淹在生活的濁水裏,而腦袋空白就像孟婆茶可怕,入寐前會得驚醒過來。有些人更要把手機放床邊,仿佛一離世間覺,有人找也不曉得,就不能好好安心睡覺;連夢裏都不敢面對空白,總要以泥濘做被單,要假裝不專心,才能專心做好睏時眠這功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