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So Good

最近要準備幾個夏日消暑食譜,請教過中醫後,對方建議我弄水鴨湯。
想起多年前媽媽回港,我獨個兒留在多倫多,想煲雪耳煲雞,卻不知可以買雞殼,走去買了隻全雞回來。
那連頭連頸連皮的感覺,對當時才嘗試入廚的我來說,簡直是惡夢,還記得準備煲湯那晚,我先用膠袋包好那頭頸,放在砧板口頭頸向鋅盤,入面在放一個已張開了的膠袋,這樣一刀斬下,已該有膠袋的頭頸理應就會再跌進膠袋中。
well… 我的事情怎會這樣容易完成,當我一手菜刀劈下去,該死的刀不夠利,聽到頸斷的聲音,那皮卻仍未斷,令那東西沒力的吊在鋅盤邊……
下一秒,是我的一聲慘叫。
後來發現這世界有得買雞殼這回事,就沒有再和whole chicken角力的場面發生,直至近日決定要弄水鴨湯,就不停問人哪裡有已處理好一點的全鴨賣。
結果我打電話到Times Square的一間肉食專門店,接電話的是老闆叔叔。
我問了一大堆低能問題,對方帶點老行尊的權威口吻,說可以幫我去皮兼清走頭頸及切成四件,這樣我一出水就可以開始煲,立即成交,我說要預留一隻。
「咁你就留低個名啦,點稱呼呀?」他問。
「我姓蘇的,唔該晒。」我說。
「咁即係蘇小姐啦。」他說。
「係呀。」我仍因找到水鴨而語帶興奮。
「咁就so far so good啦!」他說。
我差點「喼」一聲笑了出來,原本怕趕不及下班才過去,要叫朋友幫我拿鴨,因為他這風趣的小gag,決定再趕都要自己走一趟。
這店的肉真不賴,的確很乾淨款式亦多,看來都會繼續幫襯,很期待他的下一輪金句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