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蒂貓是這樣煉成的

自小對Hello Kitty的感覺一般,總覺得那紅蝴蝶結有點兒老土。
後來Kitty換了多個造型,直至它和蜜蜂crossover,我終於加入了Kitty行列,後來亦有買夏其他款式的吉蒂貓,不過坦白說,沒東西可以和我至愛的Mr. Bear’s Dream相比。
最近收到的Kitty,是英國買來的御林軍Kitty,放在我的黑廳的書架上,不得不佩服這貓的滲透力,就連多倫多的棒球隊都和Kitty合作出產品,還要真的幾得意,演繹了李小龍的be like water哲學,去到哪裡都能blend in都能發揮,而能做到這water的境界,就全靠設計師山口裕子。

壹周刊圖片摘去那框框  Hello Kitty x山口裕子 – 壹周刊坦白講

山口裕子,東京女子美術大學畢業, Sanrio公司第一位女董事。
自 1980年起成為 Hello Kitty第三任設計師。
老貓風靡中女、少女、細路女四十年。
山口與吉蒂貓早已形神合一,但她最鍾意的,其實是《五星戰隊》。

我細個最鍾意睇英雄卡通,大夥兒一齊變身打怪獸,做超人都要熱鬧。點解後來會以畫貓為生?這要從三十六年前說起。
大學時,我在咖啡店兼職,有位熟客是某大廣告公司的美術監督,經常談及他的「大茶飯」,聽來有趣。我躍躍欲試,但他說:「我哋好少請女仔,請了也只是斟茶遞水,這是『行規』。」若工作不能有所發揮,我為何由高知的鄉下跑來東京?不如聽阿媽話,學好鋼琴,找個醫生相睇、結婚算了。
後來 Sanrio請人,入職條件之一是「體能良好」。我是籃球社的中堅,對自己的體能很有信心,所以去應徵。原來設計師除了畫公仔,產品設計、銷售、陳列,通通都關你事,真是體能大考驗。女新人平日要負責全公司六十人、每日早午晚三次的茶水,還得籌備歡送會——差不多每個月都有設計師離職,原因是女性無論怎樣努力,還是得不到平等待遇。
終於, Hello Kitty的設計師也劈炮唔撈,由我接手。當時 Hello Kitty無人問津。看着這頭大身細、木無表情的貓,真是神仙難變。某日,我路過唱片店,看見一名新進歌手在握手會上推銷自己。叮! Hello Kitty也要成為偶像。自此我逢週六便去百貨公司、精品店開壇,一邊畫貓,一邊與顧客搭訕,「為何不喜歡吉蒂貓?」「冇變化。」「硬梆梆。」「冷漠。」如果牠是我親生的,我可能唔想聽到這些批評。但我一心只想找生意。直到現在,我每年仍會去超過四十場簽名會。
第一任設計師有令:「 Hello Kitty不能整容。」但我決定摘去那黑色粗框,再用上粉色,令牠柔和起來。貓總不能只穿工人褲,但要著和服或其他靚衫,身高比例必須改變。改動這麼多,由上司到社長,隨便有一人反對都會很麻煩。沒有嘴的 Hello Kitty靜默地革命,每次改少少,竟然沒有人發現。
Hello Kitty能一直流行,多得牠緊貼今期流行。八十年代日本崇美,美國人愛 Teddy Bear,吉蒂貓也要抱着一隻;九十年代,藝人公開自己的另一半成風, Dear Daniel也是時候曝光,讓 Hello Kitty與安室奈美惠睇齊。某次我在簽名會偷聽到幾位女生在談論援交心得,原來一個名牌手袋就可以令她們出賣自己。我趕緊把貓頭印在手袋上。
Hello Kitty和我早已不只是朋友。我喜歡的衫,都會讓牠穿上;我想去的地方,也讓牠一起去。我的造型全是度身訂造,日常返工、出街都是這樣穿。這是我的風格,自己高興便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