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的回憶

photo (8)回流香港的朋友過來多倫多參加婚禮,一早收到她的Whatsapp短訊,那是一個Tim Hortons紙杯的圖片。
「一早醒來就馬上到樓下買杯French Vanilla,我真的很掛念這味道呢!」
然後再收到一張照片,那是她近期最愛的Line熊啤啤,想不到她帶了這寶貝來多倫多,還附上一句要和它分甘同味!
我們是中學同學,大家當時住在Bloor夾Yonge附近,因和媽媽及弟弟同住,我有住家飯吃的時候,只是和姊姊過來讀書的她,幾乎天天和她家樓下的食肆為伍。
每逢一、兩年就會回來放假探朋友的她,總要吃勻那些年常吃的東西,當我再次看到她傳來Swiss Chalet烤排骨加薯蓉的相片,還要告訴我那道菜是人間美食……
所以每次要為到訪朋友安排「食程」而大傷腦筋的我,從不用為和她去哪吃而頭痛,和她去了Ka Chi吃我們大學時常吃的豬骨湯後,再去同樣已搬了家的Greg’s Icecream吃烤棉花糖雪糕。
她仍是住在以前跟姊姊居住的地方,晚飯時間她說,「我想吃芙蓉蛋。」
我想我的頭上應飄著幾個感歎號,她說的是叫附近一間雜碎店的外賣中餐,坦白說那些菜式的質素認真一般,兼且百分百油膩,很難想象瘦得有點像火柴人的她,竟愛這樣的重口味。
看著她吃到滿口油,「你知嘛,我在香港找了很久,試了很多間,就算貴價的,都吃不到這味道。」
我說那當然了,正宗的芙蓉蛋應是入口滑溜的,這個卻像煎蛋餅,甚至是煎燶了的蛋餅。
我們都有些回憶中的特別滋味,像朋友今日已是某大時裝品牌的香港區域公關專員,五、六星級酒店吃勻,世界各地的美食亦試了不少,但每次返到多倫多,好像就會變回還是十多二十歲出頭的那個女生,嚷著吃這吃那以往天天吃都不厭的東西,透過那些食物,她找回了那無牽無掛的學生時光,就像我每次回港,都回去九龍城的公和吃豆腐花,小時候媽媽接我放學後,我們都會去公和吃那小甜品,才回家做功課,不論我是小女孩、少女、剩女、大媽還是老太婆,還是會記吃那豆香和那份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