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所欲言棟篤笑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這是一個看得叫人不時暗笑的記者會,坦白說,足本看歷時蠻長的(好像有大約半小時),但我有看足全場。
一句呼籲689辭職的說話,換來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職務,箇中案情可以有千千萬萬陰謀論,小市民未必能看透,但單看那記者會,的確是嗒落有骨。
他沒有像689般說自己沒說過甚麼,亦不會說自己的話如令某些人不高興就不好意思,型到爆,還要說呼籲689落台的話,是「當然唔會收番。」
問到怎樣才會回心轉意支持CY,他講了些莫說是CY,就算高官都不會做的事,感覺”超人話”,「今日走去金鐘下低見班學生,我覺得佢會得到好多市民支持,如果佢可以解決問題,用唔用我(辭職)嘅建議冇所謂,全部快快手和諧的,不用暴力的去處理,我第一個舉手舉腳贊成佢做特首。」
不過最鍾意的,當然是臨完場被問到有沒有意參與特首選舉,「行政長官呢份工認真唔係好做,持份者包括體育界、宗教界、收入$14,000樓下,富豪呀,北京呀,都係你嘅老闆,我可能做慣老闆,叫我做夥計服侍咁多老闆呢,我冇咁嘅能力,亦都冇咁嘅興趣囉。」連在場傳媒都笑出聲,好得,未知是否真的少了這個銜頭一身輕了,說話有骨落地都唔怕,他講得妙,我們看得爽。
當今早起床看到查史美倫的黑奴論,田大少怎會不是建制中令人看得最順眼的一個,當看到作為他弟弟的田二少,不能幫手幫口,只能唏噓及當傳聲筒,說中央覺得哥是愛國愛港,還有結果一出中新網就有文章講到田的好友唐唐怎樣送田一程投贊成撤銷票,想起《醜陋的中國人》中,說這國度真的最愛搞分化搞內鬥,近日聽香港的電台節目時,主持說了一件事,說1948年底,蔣介石有一個搶救文化學術界名人的計劃,胡適是其中之一,臨走前他的幼子胡思杜不想跟父母離開,認為自己沒有做什麼有害共產黨的事,0黨不會對他怎麼樣。後來中共建政不久後,胡思杜發表文章批判胡適,表明跟父親割蓆,但他到後期的反右運動中還是多次被批鬥,最後他精神徹底崩潰並上吊自殺身亡。得悉兒子走了的胡適說在共產主義國家裡不單沒有言論的自由,就連沉默的自由也沒有。
一個記招,看得人笑得過癮外,還看得令我想了很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