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 – 食雲Facebook專欄

10838202_681837651929138_4614010083416773266_o坐在有現場樂隊表演的酒吧內,朋友依偎在拍拖兩年多的男友懷中聽音樂,他們知道我愛聽拉闊,不時相約在這裡邊喝邊聽,喝著紅酒的我們均認為很多駐場歌手的歌聲比現今所謂的歌星好得多。
那男友是這酒吧的投資者之一,他廿歲大學時愛夾band,後來收心養性讀書,入了投資銀行賺到餘錢,就和當時的band友夾錢開了這小酒吧,讓自己填補為生活放棄了的興趣和理想。
他常笑說現在看數據快過看樂譜,還是獻醜不如藏拙,不過被台上朋友三催四請,還是戴上結他帶。
站在台中間的他玩了數首歌才顯得自然一點,朋友說過自己最初來這裡聽歌,之後變成在這裡斟茶遞水,不過他近年已很少上台。
她望著他一臉陶醉,突然聽到很熟悉的前奏,他開始唱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那是一首揪心的歌,他閉著眼唱得很投入,朋友突眼濕濕,我連忙遞上紙巾,她笑笑搖頭,喝了口酒說,「我知道有點不妥,他近日在舊同學聚會中遇到前度,那晚我也在,看得出他還很在意剛回復單身的她,那是多於純粹聚舊的關心。」
善解人意的朋友當然不會拿舊事來呷醋,「那是他的至愛,我知有些東西是超越不到的,與其大家不開心,倒不如大方的扮甚麼也看不到。」
她希望這只是舊愛偶遇後的一點忐忑,不會掀起漣漪,那滴淚告訴她自己有多羨慕,甚至妒忌那個永遠佔領他心中最佳位置的女人。
她為他留淚,他為那個她心痛,那個她為別個他傷心,這是一個沒完沒了的循環,
他唱完到外頭抽煙,回來時朋友已補過妝說想去吃宵夜,我們都想愛得聰明,但有些時候卻寧願可以蠢鈍一點,不會容易察覺對方的不妥,這樣就能將自己從這個惡性循環中抽離,躺在同一張床上猜度對方是否掛念別個,委實是難捱的煎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