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多年代

看到九龍城合成士多舉行歡送會,一張張照片喚起一幕幕回憶。
在九龍城長大,小時候在舊機場酒店附近居住,記得每天都要沿衙前圍道的斜路上幼稚園,所以來回都會經過黃伯的合成士多。
那時跟嫲嫲同住,每次她讓我在合成買包檸檬茶,或在冷天買支熱麥精,已能令我樂足一整天,而亦是因為由小到大的潛移默化,到現在我仍覺得維他的紙包飲品是最好的。
印象中的黃伯總是笑容滿面,下課時通常是附近男校的午飯時間,所以士多內總是擠滿買零食的男生。
事隔廿多年,當日的幼稚園初班生已三十出頭,每次回港繼續和嫲嫲住在一起,所以坐車時間中會經過合成,在那住宅區中,這士多還是一如以往的突出,那掛在門口頂端的招牌,和疊在門前的舊式樽裝汽水箱,還有店內的七十年代汽水雪櫃,一切都很懷舊,卻令人想起這小社區未開有地產舖入侵,未起牙簽樓時的美好。
每次回港,未調校好時差的日子,早上起來會穿著街坊裝到街市的熟食中心吃早餐,樂園是我的至愛,小時候媽媽會帶我去這店吃午餐,為我點沙爹牛肉麵後,就走到旁邊的馬仔粉麵,跟同是潮州人的店主寒喧,他們是九龍城的老街坊,他還會親切地用潮州話叫媽媽作「阿妹」,完全聽不懂他們的對話內容,但看得出他們總是聊得慶高采烈,臨走他總會問我「公公有沒有弄牛丸給你吃?」,公公是典型的潮州怒漢,當年靠手打牛丸養大媽媽三兄妹,聽說他的牛丸很好吃,但在我兩、三歲時已收山退休了。
今日的樂園,還能找當年的風味,自從蔡瀾贈了「勝過鮑參翅肚」的牌匾,多了人慕名來,不過早上八時多大多是區內上班族,有些人在看報紙,有些在歎奶茶,那是小社區的親切感,同樣叫沙爹牛肉麵,雖然已由子女接手打理,但味道仍佳,還有這店的招牌飲品紅豆奶茶,紅豆大大粒煮得很綿,和奶茶的味道很配。
街市附近有很多開業數十年的海味雜貨店,回家的路上會經過公和豆腐廠,及同樣老字號的豪華餅店,不論甚麼時間,這間在七十年代開業的餅店總有人排隊,周潤發、蔡瀾、蘇絲黃都是這店的常客。
豪華是我幼稚園上學時必經的小店,嫲嫲知我不喜歡吃酥皮蛋撻,所以會給我買卷蛋。卷蛋和麵包一樣,都是用麵粉、糖及蛋,其中蛋的比例最多,他們的卷蛋每口都有濃濃的蛋香,奶油帶丁點鹹味,整件蛋糕捲得實而不緊,小時候不懂欣賞,但當吃過大型連鎖店的粗製濫造,就會明白一件小卷蛋當中,包含了多少手藝和心機。
從豪華餅店向聯合道方向望過去,會見到另一老店德昌士多,這店由年過九十的胡婆婆打理,嫲嫲說有時在大冷天見到婆婆仍坐在店內看舖很辛苦,我每次路經都會去買支水或買點生果,支持小店,更佩服婆婆的敬業樂業。
合成結業了,德昌還能堅持多久?每次回港,都發覺九龍城變了一點,舊店挨不到加租結業,食肆多了味道卻不見得好了,樓起得高了但配在旁邊的舊樓顯得怪怪的,那種和諧正逐些逐些減掉。
人要向前,城市要發展,但棄舊立新不代表一定的好,很希望那些伴著我及很多人成長的小店,能繼續生存下去,別陸續成為只能指著相片談的舊人舊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