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感動位

vote踏入2016了好幾天,才有時間來過小回顧,工作忙得排山倒海,發現自己的short term memory已差得忘了去年上半年發生過甚麼事情。
不過要想去年有甚麼感動位,倒是馬上有答案。
10月19日,是加拿大的國會選舉,那天我請了假去隔離condo做票站工作人員,那是一個蠻難忘的經歷。
我負責的票站叫做single poll,即是整個票站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及一個票箱,整幢大廈的選民都是到這裡投票,我和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生合作,她是阿頭負責派選票,我則負責點人數和登記,事前有曾當票站員的朋友說,這些工作很閒,下午沒人來投票時,可以看書玩iPad吃零食,就連選前到投票中心上課時,導師都說基本上一座condo約有500選民,有些已做了提早投票,當日有百多人現身投票已算不錯。
結果,那天每個小時都有人來投票,我的午飯不能一口氣吃掉,下班後更是有人龍,由於我負責那幢是新大廈,當中有不少人收不到投票通知卡,但都帶齊證明文件來登記,見到很多年輕夫婦帶子女過來,他們見到我和拍檔忙個不停,會很友善的說Thanks。
經過12小時投票,我們打開那滿滿的票箱,結果有二百多人投票,比大家預測的多,而在我們開始點票之前,電話傳來新聞網的update,說單是點了東岸的票,已能預測Liberal勝出,趕緊完成手頭的選票,或許自己一直很重視這一人一票的權利,一路數票時想起很多人排隊等投票的情況,竟有種莫名的感動。
工作了14個多小時,終於完成點票,前往附近一家麵店,看見電視出現Justin Trudeau帶領Liberal嬴得大多數議席,目不轉睛看著電視,有點眼濕濕,不單為自己支持的黨勝出,而是為投票率創新高,有很多年輕的出來投票感到感動。
從香港新聞看得太多荒謬的事情,每次嘆息時都會增加對加拿大的好感,絕對明白政客都是滿口謊言,但至少我們不滿這個大話精,可踢他/她走讓別個再來,不像香港任你反對任你遊行,港大還是由那人做校委會主席,香港仍是讓這人無恥就無敵的689當家作主。
近日書店老闆失蹤案令人感到不安,生於一個政治公民意識薄弱的家庭,我很慶幸自己畢業後的工作和新聞有直接關係,要逼自己關注要逼自己了解,更要明白生活不能存在「我討厭政治」,我很感動,因為這true north strong and free,真的,看著年輕爸媽向小朋友解釋投票是甚麼一回事,讓子女將選票放入票箱,這過程真的可以是件令人感動的事,自由,從來是可貴的,亦應是必然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